泪雨滂沱“哭”李白

徐昌才

李白很天真,李白也很复杂。有时,他像一只鹏鸟,“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有时,他像一位仙人,“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有时,他像一位狂客,“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有时,他像一位寒士,“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我们更多看到李白狂放不羁、清高傲世的一面,很少看到他伤心泣泪、号啕大哭的一面,其实,作为性情中人的李白,也有他椎心泣血、悲恸欲绝的时候 ,他的两首诗《哭宣城善酿纪叟》、《哭晁卿衡》就是渲泄他的悲痛情思的代表作。品读李白这些声泪俱下的动情之作,我们必将对其人格风范有一个更丰富的了解。

《哭宣城善酿纪叟》把惋惜和怀念送给一位普普通通的酿酒师傅。诗歌是这样写的:“纪叟黄泉里,还应酿老春。夜台无李白,沽酒与何人?”安徽宣城的酿酒师傅纪叟生前以酿老春名酒而远近闻名,他去世后,李白痴情地想象,黄泉之下的纪叟还会继续施展他的拿手绝招,酿制香醇可口的美酒,可是,我李白还好端端地活在人世,你酿的酒再好,又能卖给谁呢?似乎纪叟是专为李白酿酒而活着的,并且他酿的酒也有李白赏识;而现在,生死殊途,阴阳两界,留给李白的除了遗憾、绝望还是遗憾、绝望!纪叟不管是生是死都一如继往地酿造老春名酒,李白不管是阴是阳都一如既往地关注纪叟酿酒,痴心妄想看似荒诞可笑,却别具神韵地表现出李白和纪叟之间超越生死,不拘形式的深情厚谊。尤值一提的是,李白作为一位士大夫知识分子,能够对地位低贱,职业普通的酿酒师傅表现出如此刻骨铭心的思念,如此肝胆俱裂的痛悼,的确弥足珍贵,这里面,除了爱酒,还有一种骨子里对普通劳动者的尊敬和关爱。

《哭晁卿衡》痛悼日本朋友晁衡的海上遇难,情志高洁,气氛哀惋。全诗是这样写的:“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诗歌由近及远展开想象,揣度晁衡在大海中航行的种种情况。首句言事,点明晁衡的离别,引发人们的联想:唐玄宗亲自题诗相送,好友们纷纷赠诗,表达美好祝愿和殷切的希望;晁衡也写诗答赠,抒发了惜别之情。直言其事,暗含悲情。次句悬想,晁衡一行船行天边大海,风吹浪打,上下颠簸,时隐时现,远远望去有如一片树叶飘浮水面。“绕蓬壶”更点出此行水绕岛环、险相环生的特点。这句话用一个比喻写出了晁衡此行飘泊不定,凶多吉少的景况。复句明志,明月象征晁衡品德高洁,而晁衡的溺海身亡,就如同朗朗明月沉沦于湛蓝大海,含意深邃,境界清幽。末句抒情,大海扬波,天地动容,白云愁惨,苍梧肃穆,哀思传哀情,可以想见李白的沉痛哀愁。四句诗以比喻和想象来抒发李白痛失好友的哀悼之情,语浅情深,意韵悠长。李白之哭,既清新自然,情真意切,又浪漫飘逸,卓尔不凡。

两首诗歌两样情,一哭酿酒师傅,不问出身,不分贵贱,只为美酒,只为真情,李白泪如雨下,悲恸欲绝,泪水献给聪明能干,勤劳朴实的劳动者;一哭异国好友,不分国籍,不管民族,只为友谊,只为品节,李白泪雨滂沱,嚎啕大哭,泪水献给光明磊落,正直友善的好朋友。这就是李白,在皇亲贵族、王公大人面前桀骜不驯,不屑一顾,而在纪叟、晁衡这些普通朋友面前却肝肠寸断,撕心裂肺,不为别的,只因为他们的品节洋明,勤劳智慧。李白弥足珍贵的一哭,哭得天动地容,阴阳失色,我为李白和他的朋友们的分别而哀痛,我也为李白和他的朋友们的友谊而高歌。

长沙市雅礼中学徐昌才410007邮箱:xccwxx1967@yahoo.com.cn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