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渊明的三只“鸟”

徐昌才

晋代大诗人陶渊明爱菊,这在文学史上是众人皆知的,除此之外,“飞鸟”的意象也频频出现在陶渊明的田园诗中。这里,我想选取陶诗中三只飞鸟意象的描绘,略作分析,以求对陶渊明的人生观念、思想情趣有一个具体的了解。

(一)羁鸟 陶渊明的《归园田居》借安祥静谧的田园村居生活,烘托有翅不能伸的“羁鸟”,借“困守笼中”的“羁鸟”隐喻“误落尘网”的作者的心绪。“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方宅十余亩,草屋儿九间。榆柳阴后檐,桃李罗堂前。暖暖远人村,依依墟时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闭。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对于鸟儿来说,蓝天是它的向往,山林是它的家园,飞翔是它的生命,可是《归园田居》中的这只毫不经意地出现的“鸟”,早已远离了家园,失去了自由。它久在樊笼,有翅难飞,行为人役,心为俗累,寄人篱下,仰人鼻息,每天只能靠自己的强欢颜笑、摇尾乞怜来讨得主人的欢心。失去了山林,失去了蓝天,失去了朋友,失去了自由,只能哀哀无告地生活在主人为它量身定做的美丽而牢实的金丝笼里。可以想见,一旦它能冲破牢笼,回归自然,那该是何等撼人心魄的兴奋和喜悦啊!拥有梦想和家园的鸟儿可以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飞翔,或远或近,时高时低,忽林忽水,一东一西。这份自由是天马行空,随心所欲;这份自由是一任自然,随缘任运。其实,这只求飞不得的“羁鸟”就是“误入官场”的陶渊明难堪处境的写照。世道官场,人心险恶,争名夺利,尔虞我诈,道德沦丧,人性扭曲,……这些名僵利索构造了一张笼罩官场的天罗地网,可怜的诗人不也正象那只哀哀无告、苦苦挣扎的“羁鸟”吗?正如山林是羁鸟的渴盼一样,田园也是诗人的归宿,那里有鸡鸣狗吠的祥和幽静,有桃李榆柳的花果飘香,有村落炊烟的温馨可人,有躬耕自食的坦然踏实,更有纤尘不染的心性高洁,拥有自然和自然的美好,拥有自由和自由的生活,诗人还贪慕什么呢?田园村居生活的自由美好与误落尘网、久在樊笼的羁鸟的无助无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由此更可反映出诗人如鸟飘飞、如鱼跳跃、如烟飘缈、如室清闲的自由观。鸟儿被关在笼子里,诗人的心却大天地间飞翔。

(二)归鸟 《饮酒》(其五)是陶渊明众多“归鸟”诗篇中最能体现诗人回归自然,回归性情,保持真我思想的诗篇。“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作者游目骋怀,参透自然,却故意把自然“真意”说得如此飘缈朦胧,其实稍加玩味,便不难发现真意是什么。秋菊自开自谢,保持一份洁白淡泊;南山自古及今,保持一份肃穆庄严;太阳朝升暮落,保持一份秩序宁静。自然万物,各随其分,各安其道,消长生息,穷通演化,莫不自自然然,实实在在。飞鸟投林的描写更是充分强化了这一天地观念。像天地万物一样,飞鸟早出晚归,远近觅食,有困顿劳碌的疲惫和紧张,也有安顿休息的轻松和愉悦,有呼朋引伴的热闹,也有失群掉队的孤单,该去则去,该回则回,一切随顺自然,和山林、夕阳、南山、秋菊、东篱构成了一幅天然纯美、自然静谧的图画。在这幅图画中,在投林归鸟身上,我们看到了作者的影子。作者游历南山,参阅天地,猛然间,豁然开朗:自己不也正如一只疲倦归飞的鸟儿吗?山气弥漫,日落西山,该回家了,家在哪儿呢?不在宦海官场,不在利达富贵,不在荣辱沉浮,家在山水田园,家在南山秋菊,家在山林夕阳,那份出于自然、回归自然、纤尘不染的至真性情才是诗人真正的精神家园啊!抱朴返真,回归自然,这才是诗歌“归鸟”意象真正要暗示我们的内涵。可以说,这只小小的归鸟,这只与同伴同飞、与山林同眠、与夕阳同行、与自然同道的小鸟,还与诗人同心,正是这种天人合一、人鸟同道赋予了陶诗以深刻的哲学内涵。

(三) 孤鸟 陶渊明诗歌中有这样一首描写一只离群掉队,哀哀无助,孤独无靠的飞鸟的诗篇。“凄凄失群鸟,日暮犹独飞。徘徊无定止,夜夜声转悲。厉响思清晨,远去何所依。因值孤松生,敛翩遥来归。劲风无荣木,此荫独不衰。托身已得所,千载不相违。”诗歌前半部分描写孤鸟的悲鸣苦痛。它在暮色苍茫中独自徘徊,失去了同伴,迷失了方向,发出一声声凄惨厉悲惨的叫声,无依无靠,无所适从,就这样孤独无助地、绝望无奈地飞翔。不知道要飞向哪里,也不知道能飞多久,也许黑夜的冰凉和孤独的悲怆才是它最后的归宿。诗歌的后半部分描写孤鸟托身孤松,欣幸不已的情状。正当孤鸟长途奔波、疲惫不堪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一株凌风傲霜、郁郁葱葱的青松,它惊喜不已,马上停靠在孤松上,并发出了“托身已得所,千载不相适”的心声。颇有柳暗花明,绝处逢生的意味。诗歌两部分写孤鸟,前悲后欢,悲多欢少,以欢衬悲,更有力地反衬出“江湖多风险,天末多悲风”的意旨。通观全诗,同样,丧魂落魄的孤鸟,实际上也是作者悲苦命运的写照。诗人涉足官场,历经凄风苦雨,饱受内心的摧残,饱尝世态炎凉、人情冷漠,这不正好比置身黑暗、无依无靠、无奈无助的孤鸟吗?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有“孤松”可依,有田园可靠,诗人漂泊的心终于安顿下来。特别是孤松的“岁寒而不凋”,耿直而伟岸,正暗合诗人的孤傲清高、洁身远俗的人格情操,或许诗人应该感到些许欣慰吧?

综上所述,三首诗三次出现“飞鸟”的意象,让我们从不同的侧面了解到了作者坎坷曲折的人生道路和起落变化的心态历程。困守樊笼、有翅难飞的羁鸟让我们看到了诗人对自由的渴望,对山林田园的垂青;日暮投林、成群结队的归鸟让我们看到诗人对自然的渴望,对返朴归真的追求;丧魂落魄、无依无靠的孤鸟让我们看到诗人对官场的厌恶,对人格操守的珍视。一花一天地,一鸟一人生。写鸟实乃写人。读飞翔的鸟,实际上就是在读一颗飘飞的心,或欢呼鹊跃,或穷途失意,或沉沦下潦,读陶诗切不可忽视这意味深长的三只“鸟”。

作者邮箱:xccwxx@163.net电话:0731-5505372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