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有多远

金明春

遥远有多远?梦有多远?遥远如梦。

     新疆,美丽遥远的地方。遥远是地理位置的遥远,并不是心灵方面的遥远。新疆,是一个梦境,美丽亲近在你的枕边,虚幻缥缈又离你遥远。泰山、天山,万里之遥,遥如天国。而我一踏入新疆,一种感觉真切呈现,新疆其实并不遥远,它离我是那么的近。就像心灵的老家,不遥远也不陌生。万里之遥处,竟有如此紧贴我心灵的地方!它像梦,走千万里,也许你无法抵达,但那梦就在你的枕边。在这遥远的地方,有我真切的梦,有我亲切的心灵之家。在这遥远的边缘地带,一切都是如此真诚。

    穿越万水千山,我深切的体会到什么是遥远。

     列车向西北行使。进入河西走廊,已是黄沙漫道,四野茫茫。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戈壁滩上,;骆驼草几乎是唯一的生命、唯一的绿色。骆驼草正像沙漠戈壁中跋涉的骆驼,我似乎听到了它生命的铃声。戈壁干旱、贫瘠,荒芜裸露。

     古长城遗迹令人感慨。他静静地躺着,在夕阳的金光下默默的守候着荒凉。当年的威武矗立,而今历经风雨的侵蚀,以变的低矮颓废。

     但我隐约感到它仍然铁骨铮铮。

     铁路两侧,人工种植的十字格草网将周围的沙土抓住。沙土上的小灌木和低低的野草,是那么倔强与亲切。

     呼啸而过,这是人们在内地对火车的感觉。而此时,它爬行在大漠戈壁滩上,就像一条长虫。此时,我想,一个人的脚步能成载多少使命。

     八千里路云和月,穿越风,穿越雨,穿越岁月时空。
     这里有最炽热的盆地把你拥抱,
     这里有最高的清凉高地使你清静。
     这里有清澈如塔吉克人眸子的湖泊,
     这里有挺拔像维吾尔人鼻端的山脉。
     她把最贫瘠的戈壁展现给你。
     她把最富有的矿藏呈现给你。
     她用最苦涩的碱水让你润喉,
     她用最甘醇的马奶酒使你眩晕。
     这里狂烈的沙暴让你的皮肤粗糙,
     这里柔曼的温泉有让你的肌肤细腻光滑。
     她雪山般的粗狂会慑去你的魂魄,
     她美妙动听的歌舞会让你流连忘返。
     这里有月球般沉寂的沙漠,
     这里有烈焰般的火焰山。
     新疆,是个神奇的地方,辽阔、豪迈,瑰丽.

     神秘遥远的新疆,以宽广的胸怀,把我拥抱。这里有一片又一片的神山。那一座座山峰像拉着丝绸的驼队,一匹匹骆驼,表现着千姿百态的动作,或似行走、或似就地而卧、或似低头吃草。在这炎热的夏季,这里却有冰山,远远望去只见白雪皑皑,白雪在太阳的照射下发着五光十色,活脱脱的彩色宝石。

     戈壁滩上,有荒漠中的公主----红柳,它们成片矗立着那淡淡的玫红色的枝叶。干枯的秃地泛着烟碱,而红柳却展放着她那美丽和 鲜活,她倔强、自豪地挺立着,在她那玫红色枝尖的下面,那青绿色的枝叶和枝杆让荒凉的沙漠有了生机。红柳,戈壁滩上的生灵。这里还有香味逸人的沙枣树。树叶微微泛着白色的沙枣树,开春时节那淡黄色的小花爬满了沙枣树的枝头,空气中飘溢一丝甜味的芳香,沙枣花的果实沙甜,越是干旱地方的沙枣越是甘甜。这是上帝载下的一种植物吧?在这样的环境下,它们是怎样存活的啊?

      在这遥远的地方,一切是那样的不同。这里有奇异的自然景观,这里有多彩的民族风情。

      乌鲁木齐二道桥,是维族同胞聚集的地方。走在街头,仿佛来到一个神秘的国度。无论是建筑,还是人们的服饰,处处洋溢着纯正的维吾尔特色,伊斯兰风格。它使你感觉很遥远又十分真实,街头长纱蒙面的妇女,戴着各种小帽的少数民族兄弟,仿佛在梦中见过,又仿佛就是邻家兄弟。许多保存完好的土耳其式院落散落在现代化的建筑之中。几株粗大的古树下是寂静而神秘的古寺。在小巷中闲逛,好象到了"一千零一夜"的故事背景中。每条巷都有很多分叉,很深也很静,偶尔看到有开着门的院子内都挂着传统的艾丽的丝绸。每碰到一个维族女子都会让我有惊艳的感觉,尤其是少女,美若天仙。维族人既有着东方人细腻洁净的肤质,又似西方人那样高鼻深目,轮廓分明。华美的色彩、热烈的气氛和温暖的人情味,使人神往。友好、质朴的维吾尔族人操着不太流利的汉语和我们交流着,不久巴扎(集市)开始了:民族手饰、乐器、器皿、花帽令人目不暇接,临街的木器店、铁匠铺、首饰作坊一派繁忙。

     这是上帝安排的一个小村庄,一个维吾尔族人的小村庄,大概有十来户人家,从一个泥土房子里,飘出来一个穿着民族服装的维吾尔族小姑娘,黑黑的眼珠,深眼窝,扎着两只肩的小辫儿,穿着传统式的花边长裙。村子里,墙根下一溜排坐着十来个老人,清一色的黑色维族衣袍,戴着高耸的富有民族特色的黑棉帽。村子是那么宁静祥和,虽然有些落后,但充满幸福。

     新疆的大漠,令人向往抑或敬畏,使人神往抑或畏惧。

     沉寂的沙漠,胸怀辽阔,它张开双臂欢迎你,它腾起满天风暴迷失你。走进大漠,整个大漠就像属于你的,你好像拥有了整个大漠。走进大漠,大漠就像抛弃了你,你失去方向。大漠,提供给你的没有任何可以食用的,它提供给你的只是无边无际。

     沉寂的沙漠,死寂的大漠。

     其实,大漠并不寂静,风声、驼铃声充满大漠。风,在这里一年只刮两次,但是一次要刮四个月。风在大漠上奔跑,一路高歌。再就是驼铃,叮叮当当,那是行进的节奏。而演奏这美妙音乐的,便是"沙漠之舟"之称的骆驼了!

     对于骆驼,在我心里,那是一种神圣的令人敬仰的生灵。跋涉于茫茫沙漠,不畏艰辛,甘于奉献。

    当我远远的望见骆驼时,一种亲切之感油然而生。

     但当我走近它时,见到的却使我悲哀和心痛。它似乎扮演的是悲剧的角色,一块块的毛都在脱落,斑驳的皮肤上隐隐的露着血迹。嘴张着,下巴垂着,有上气无下气的在喘。

     这就是在沙漠中驰骋的沙漠之舟?

     站在我一旁的一个人说:"骆驼是最蠢的动物。"

     "怎么?"我问

     "它只会消极的忍耐。给它背上驮再重的重载,它也会承受。它肯吃大多数哺乳动物所拒绝食用的荆棘苦草,它肯饮用带盐味的脏水,它奔走三天三夜可以不喝水,这并不是因为它的肚子里储藏着水,而是因为它体内的脂肪氧化可制造出水。默默跋涉,无声无息。"

     望着这骆驼,我心情沉重。

     任重道远,倾情奉献。这本该是赞美你的词语,难道这些都埋在大漠深处了吗?我望着大漠,大漠无语。我望着骆驼,骆驼无语。      "你从哪里来?"他问。
     我说:"山东莱钢。"
     我望着骆驼,对他说:"你看见这骆驼了吗?它傻,但大漠需要它,我就像骆驼。"

     他摇摇头,不说什么了。

     人生的天空,有时晴空万里,有时风雨交加。人生的天空,可以容纳风,可以容纳雨,可以容纳太阳,可以容纳雷电。人生的天空有时雷雨交加,人生的天空有时彩虹长贯。

     人生的天空,博大宽广而又变幻莫测。

     勇敢的骆驼,不畏艰险的骆驼,,坚强的骆驼,令人敬畏的骆驼。

     骆驼,高擎着美丽的梦幻,一步步奔走在大漠中。骆驼,我心中的英雄。

     一个是沸腾的钢城,一个是寂静的大漠;一个是铿锵行进的钢城,一个是辽阔雄伟的大漠;它们赋予我侠肝柔肠,他们赋予我豪迈胸怀。

     钢城,使我拥有力量。大漠,使我意志坚强。

     大漠,以它的从容让我们敬仰。大漠,以它的大寂大寞让我们感叹。大漠,以它的一望无际使我们目光高远。以它的平展使我们把一切的患得患失统统留下。

     大漠,静静的对我诉说,诉说沧海,诉说桑田。

     任何一个人,在大漠面前仅仅属于它的一粒沙砺。大漠之大,一个人是多么的渺小,多么的无力。

    大漠,是一种厚重的历史,足够你读它千遍万遍,足够你读它千年万年。只要用信,才能把它读懂。把一颗心贴紧大漠,你会感觉到大漠的心跳;把一颗心贴紧大漠,你会感觉到大漠的呼吸。

     走进大漠,用心灵走进大漠,所有的风沙为你的心灵洗礼。周真正用心灵走进大漠的人,大漠才会使你魂牵梦绕。

     大漠,像一位父亲,满脸沧桑、静默深沉。他的脚步坚定,他的肩膀宽厚,他的目光深邃,他的思想深沉。

     这里的阳光,是一种赤裸裸的阳光,是一种没有粉饰的阳光,是一种无遮无掩的阳光,是最纯、最真的阳光。大漠最懂得阳光,阳光最懂得大漠。站在大漠上,沐浴着阳光,大天、大地尽现眼前,你多么的富有!

     大漠,使我们的心灵飞扬。

     大漠,不属于贫瘠。大漠,不属于荒芜。它的宽阔,如天、如海。它的深处,埋着它的心脏,永远的怦怦跳动。大漠,是心脏的启搏器。

     大漠,是心灵的按摩师。大漠,使你激情激荡。大漠,使你的浮躁安顿。

     大漠,人生的父亲。
     大漠,人生的母亲。
     坐在大漠上,心静如水。

     一只风筝升上天空。大漠上飞起风筝,大漠生动起来、鲜活起来。

     梦境飞扬的地方,幸福落定。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