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陈光新第二次握手

余金彪

陈光新的名字,中医圈外人士也许陌生。但对中医界来说,听其大名如雷灌耳:2003年中国中药协会“杰出成就奖”唯一得主;“中医泰斗”并有御医之称的董建华教授的指定学术传人;中国第一位中医女博士;全国中医内科学教材编撰者;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及附属东直门医院科研处主任;香港及日本中医协会资深顾问。

  说起陈光新,自然要想到她的恩师董建华。董老是中国卫生部认定的“中医泰斗”级名医,北京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中国工程院第一位中医院士,全国人大常委。董老从医从教六十年,著作等身,桃李天下,医术绝伦,鲜有比肩。他曾为数位国内外高级领导诊病会诊,在中国中医界权威独具。名师出高徒。从研究生到博士生,到一九八九年被指定为董老的学术传人,陈光新紧随董老十几年,耳濡目染,潜心揣摩,深得董老真传。其中医理论及临床经验都得到升华,她写下了数十篇研究发掘董老学术精髓的论文著述。其中《中医内科急症荟萃》,《内科心法》,《董建华治疗胸□验方》,《中医内科学》等最受同业好评,她的名字和论文已列入《大陆名医大典》。

  第一次见陈光新是十五年前。我当时任香港洋参丸大王庄永竟海南公司经理。陈光新在北京已被指定为董老学术传人,负责董老中医理论整理研究。由同是全国人大常委,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董辅衽先生牵线搭桥,庄永竟先生决定开发董老的名方制成中成药,借名医效应打开中医保健市场。双方一拍即合,项目即刻上马。我和陈光新作为合作双方代表,成为具体计划实施者,这成全了我们第一次合作。前后有两次见面,一次是洽谈合作协议,另一次是召开董老学术年会。想不到学术之外的陈光新,有极强的商业技巧和组织才能。洽谈合同,她注重细节,坚持原则,但又灵活变化,充满合作诚意。举办年会,她办事干练,工作严谨,态度认真,将一个中型的学术研讨会组织得井井有条,显现“女强人”特性。对中医我是外行,不敢妄评她的学术成就,医疗水平。但从她的为人处事,我看出了一个成功人士的特质。象她那样任任真真作事的人,没有什么不能成功。如果让我选择我的医生,当然非陈博士莫属。我们第一次合作很成功,很愉快,我们也成了很好的朋友。移居美国多年,我们失去了联系。但在我交朋会友的档案里,陈光新永远属于那种最值得信赖的朋友。

  时光荏苒。二位董老皆已作古,陈光新也到了退休年龄。她总算可以将接力棒传给董老的下一代学生了。回顾近四十年的中医生涯,她有万般感慨。从一九七零年毕业于北京中医学院(北京中医药大学前身),她一直从事内科临床与研究工作。在七十年代缺医少药的甘肃农村,年轻的她就已显出独特中医才能。一次在农村巡回医疗,她遇到一位老妇外感发热,持续用西药抗生素两周不见效果。经她辩证,认为此属寒邪郁于卫表,化热入里,应予宣通并用。仅五味药,连服两剂,热退症除。该县医院人均称奇,遂传抄其方。中国刚恢复研究生制度的第二年,她考回北京中医学院,始师从董建华教授。随名医十几年,她谦虚好学,治学严谨,潜心钻研,在热性病,呼吸系统疾病,消化系统疾病等方面有奇特疗效。同时,她对治疗哮喘,萎缩性胃炎,老年性肺部感染等疑难杂症有独到见解和极好疗效。陈光新精于中药,擅长针灸,最工辩证施治。一身绝技的她,退而难休,继续在专家门诊发挥余热。

  是在美国定居的儿子女儿把陈教授带给了我们。北京失去了一代名医,明州却拥有了“中医泰斗”的传人。最幸运的是我,又有了再次与陈光新合作的机会。浩浩世界,天地渺小,我们又相聚双城,开始了新的征程。在了解了明州中医从业状况后,陈教授充满信心。她感谢明州许多同行多年艰苦跋涉,勤奋耕耘,创造了良好的从医环境。陈教授愿与诸位同仁携手并进,切磋技艺,加强合作,为明州居民奉献更高水平的纯正的中医服务,让祖国的传统医学在北美发扬光大!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