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季

月女

天凉了,昨天把床上用品全部都换了,这是主妇们常说的“换季”。今天就有得做了,狂洗一天。

出门的时候开上洗衣机,回来就把洗完了的晒上,然后又开洗衣机继续洗,再晒上,好在天气干燥,洗好了的东西都干得很快,晚上又是忙,把全部干了的东西都收了,叠好,收藏起来以备下次换季的时候用。

累了一天,好在用了机器帮助,要不然一定是腰都直不起来了。想到小的时候,不足10岁就开始洗全家的衣物,最要命的是冬天,院里几个差不多大的孩子,都是天不放亮就起来,围在一个长长的水泥台上洗自家的东西,边说话边洗,太大太重的衣物,还要脱了鞋袜用脚反复的踩,等到洗完了,父母们也都起床了,晾晒的事是大人的,因为他们比孩子们高。一群孩子,个个手脚都冻得通红的又去玩了。那时候,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洗衣物会成为一生一世的事,更没有想到长大后会有机器来帮助我。现在很大很沉的东西,我也要用脚踩的,一边踩,一边会想到儿时的玩伴们,大都为妻为母了,最能想到的就是在那一群小小浣衣女中,其实我的年龄一直都是最小的。

曾在农村呆过,用的是洗衣槌,真的很好用,洗出来的衣物相当干净,而且费力不多,高兴时,大家可以用衣槌砸出节奏,只是把质量很差的塑料纽扣都砸碎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向村妇们学会了盘纽,学会了做鞋——人,是真正的环境动物。

到了这个城市的最初几年,因为生活的动荡,也手洗过好多年的衣物,有洗衣机是怀儿子的前一年的事,算来还不足10年,而这以前,我用手冼衣物整整也有7年之久。苦不堪言的是,还不如家中的条件好,没有那个长长的水泥台子,很大的东西十分难弄,而我的唯一办法就是无论任何季节都用脚踩。

一次和女友算过,从10岁70岁,人的一生要洗多少东西,我们按平均每天4件(套)计,我们的一生最少要洗87600件(套)衣物,洗掉的不光是衣物,也洗掉了青春和美丽,稍不留神,就很容易地突破十万件。那次的计算,有男士在场,斜着眼睛说我们女人无聊,倒是不知,没有干净的衣服穿,没有干净的卧具用,人会不会活得不无聊。

不能计算的还有餐餐要洗的餐具,我们也曾算过,那是个很惊人的数字,平凡的生活就是在这种洗洗涮涮中流走了,再伟大的人,也是要面对这类平庸的简单劳动,不同的是,腰包鼓了后,可以请人代劳。

很辛苦,但也感到了幸福,有那么多的衣物洗,说明我是安稳的,最起码不是“少穿”的一类。儿子晚上回家,只一句话就差点哄得我这个老妈泪眼涟涟:“哇,洗这么多东西啊,老妈你一定累死了,一会儿我来帮你叠”。洗了多少年的衣物,只有儿子对我说过这样的话,虽然没有让他叠衣物,但一天的辛苦感觉都没有了。女人是好哄的,哪怕是小男人,也能哄得我心甘情愿的为他累得昏天黑地,然后拎他过来一阵狂吻。

不能改变的是要一直洗到不能动,能改变的是在洗的时候那涤荡心灵的感悟;不能改变的是只要想穿就必须去洗,能改变的是可以顺便洗掉心中的尘埃;不能改变的是洗完后必须的整理,能改变的是自己可以整理出另外的新天地;不能改变的是所有洗过的物品都会褪色,能改变的是灵魂会越洗越光鲜。

年年最少要有两次明显的“换季”,也是动用洗衣机最多的一天,心呢,“换季”了吗?只要在“换季”,一定在向前。
我是这么想的。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