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 總 理

曉帆


我北京大学研究生毕业后, 留京当翻译,「文革」期间, 周总理派来联络员和我们一起上班。

一天下午。 周总理联络员打电话给我, 要我马上见他。 我放下电话,上楼轻轻地敲响了他的大门。 听到「进来」, 就慢慢地推开大门。 岂料,联络员豁地站了起来, 脸带笑容, 亲切地说: 「郑主任, 请坐」。 呵, 必竟是总理派来的人呀!

我应声坐了下来, 一时不知所措。 联络员说: 「你放下手头的工作, 马上回家, 带齐所有的工具书, 日用品和衣物, 傍晚有车去家里接你。 此事绝密, 不可外传」。

傍晚, 我被悄悄地接走了。 来人十分友善, 还抢着替我拿行李, 开车门。 轿车是黑色的, 相当豪华, 我从未坐过。 车窗拉上了黑色的窗帘, 只听到发动机的声音, 见不到外面的一切。 过了许久, 车子转弯后, 就停了下来。有人叫下车。

我推开车门, 踩在陌生的土地上, 一眼看到总理的高级翻译季朝铸(英文)和齐仲华(法文)等人, 正在广场散步, 周遭一片安祥。 我终于「风吹草低见牛羊」了。 心里马上亮膛起来, 心中浮起对总理的感激。

那天晚上, 共和国最好的翻译都集合在一起开会。一瞬间, 我竟成了「中国共产党第九屇全国代表大会」的翻译了。 嘿, 我这只从马来西亚椰林飞回来的小云雀,可不成了凤凰! 眼前未见梧桐树, 说真的, 我也不敢相信。 但摆在面前的文件, 确确实实是周总理等人的大会报告(草稿), 要求马上快、准、好地翻译出来; 然后, 再根据他们发言前的定稿., 作最后修定, 以各种语文, 在他们讲话后, 在中国国际广擂电台, 同时向全世界播出。

这段时间, 真个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 虽然工作很繁重, 但却令我有一种安然和怡悦的感觉, 日子过得像飞起来的大雁, 垂挂着大写的「人」生。

大会闭幕后, 我们的工作也就结朿了。大家归心似箭, 但还必须候命。

那天午后, 大家集合在一起。 正在交头接耳之际, 大门豁然打开了! 说时迟, 那时快, 走进来的竟然是周恩来总理! 顿时人声沸腾, 掌声雷动。 周总理语重心长地向全体翻译和工作人员致谢, 说了很多鼓励的话, 并邀请我们在当天晚上, 上天安门观礼。

周总理, 您走了三十年了, 首都的十里长街, 还铺满着对您的怀念。

周总理, 您还记得吗? 在您欢迎巴基斯坦总统的国宴上, 我曾当面举杯向您敬酒。现在, 请您收下, 我当时的诗行。

红 酒 一 杯 举 胸 前
展 眉 数 心 愿 :
一 祝 国 泰 民 安
二 祝 总 理 康 健
三 祝 江 山 更 娇 艳
神 州 舞 翩 跹


古月照今人, 如今, 您在哪里? 三餐可否温饱, 四季是否平安?

您那里, 冥月是否阴晴圆缺? 您有空, 请多回来看看。

如今, 故国山河壮, 处处「明月松间照, 清泉石上流」, 日也淙淙, 夜也淙淙, 无限希望月明中。

中华儿女都挺起了胸膛, 走在世界的前方!

总理, 安息!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