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识字糊涂始

无名氏

“人生识字糊涂始”,此言不是我的创造,是一个笔名叫鲁迅的男人所写。关于他,现在颇有争论,只是他的这句话,倒合了我的胃口。

回想自己从识字以来的种种经历,再和大字不识得几个的老乡相比,就足以愧得想找块豆腐把自己撞死。

识得字有什么好?汉字常用的就只有2600多个,现在的电脑中可以找到超过2600多个的汉字,而过去的手动打字机,一个字丁盘就只有2600多个常用汉字,可以按照自己的需要排列得只剩十个空格,那是为了在备用的字丁盘中找到临时要用的不常用的字丁,用后还要按照部首的排列放回备用的字丁盘的,这就是说,其实我们只要识得2600多个汉字,一般来说就够用了。但就这2600多个汉字,让多少人苦了一生?功名利禄,害人不浅哦。

识得字有什么好?那大字不识的山野村夫咏雪的句子一样流传百世:“天下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多么形象,我没觉得比“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逊色多少,而且更直观,更平民,小孩子也许要人讲解诗圣所作,但村夫的话,人人能够懂得。嘿嘿!

识得字有什么好?我们识得字的人去读书,去上网,今天某专家告诉你炒菜应当先放盐,明天另一个专家告诉你应当后放盐,……科学一打架,我们找谁理论?村妇管这些?高兴咋样就咋样,吃过村妇们为我烧的饭菜,味道美着呢。她们可从来没读过菜谱,甚至不能写自己的名字。一次告诉村妇:“塘里的水或者井里的水,我都要用明矾沉淀一下,才用来烧饭。”村妇笑着对我说:“我看着那东西象砒霜,不敢用。”噎得我半响无言。

识得字有什么好?你碰巧去读到了别人骂你的文章,再下载保存,再把对方骂回来,来来往往的,挖空心思,恨不得找到最恶心但最堂皇的词让对方遗臭万年。村夫村妇们一手砧板一手菜刀骂人,骂完后“高雅”的一笑:“骂的是风吹过,打的才是铁实货。”虽不是文明之举,但不能字字保存,双方合好的可能性极大。你写文章骂人,如果有一百个读者,那就会有一百个声音在读者的心里回应;村妇骂人,用词不一定比你少,拿腔拿调,还常常押韵,如果有一千个人在听,那就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响彻方圆,比你的底气足。

识得字有什么好?多读书,开眼界,长学问,但徒增了好多烦恼。去旅游,站在太阳下查地图的功夫,那不识字的人在鼻子下已经上路了,这可是我亲身体会的。没小心把手臂弄了个口子,琢磨着怎样消毒止血,那不识字的人已经从灶膛中撮了一把还热的炉灰拍在我的伤口上,想想,这的确是不花钱的消毒止血好方法。我告诉村夫们人类已经上了月亮,村夫们鼻子一皱:“有几个?”我回答:“不多,好象总共没有20人。”“那算啥得意的,明天我带你去剑头峰(一座山名),你能摸到月亮,想天天去,你天天摸。”真去了,哇,他们没有骗我,那感觉,月亮在我的身边,触手可及。可气的是那些不识字的人还对我说:“上月亮的人能看到啥?我们的月亮里有好多好看的玩意儿。”真不假,古代传说中的DD在“我们的月亮”中都能找到——这最起码有一种魄力。

识得字有什么好?迁移一个地方的时候,就要累死在文字当中。那不识得字的人一手拎晚上,一手带白天,或者什么都没有,真正的浪迹天涯,他们告诉我:“我不怕偷。”如此简单经典。读《愚公移山》的时候,曾埋怨老人家真的是愚公:移山不如搬家。再说给不识字的村民听,村民“嘿嘿”一笑:“移山不稀罕,老子都造了好几座山了,还在山里铲了条河出来!”我笑倒!

识得字有什么好?那不识得字的人对我说:“有功夫去研究人是怎样来的,不如去看妇人生孩子?”我笑得差点岔气了!问不识字的人知不知道宇宙中有很多谜,我们掌握了知识才能破解。”那不识字的人对我说:“我现在出个谜你都不一定搞明白,你不是比我识好多字?”我郁闷!告诉不识字的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你识字了就知道很多。”那不识字的人问我:“精彩够了最后死在哪里?占地三尺以上还是不占地?”我直想拍他。告诉不识字的人:“地球是圆的。”不识字的人对我说:“我知道,所以才叫地球,没听过人说是地块。”他们比我更聪明!

唯一的一次反对村民是在这里。村民拿来一封远在外地当兵的儿子的信,要我念并且要帮助回信,我恨恨的说:“你不是说,只要孩子能够认得自己的名字,认得钱数,认得男厕女厕就可以了吗?为什么找我读信还要帮你回信?!”村民一拍桌子,唬我道:“格老子,不求你了,明天弄台电脑,咱自己上电脑去。”

嘻嘻……

识得字,糊涂啊.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