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公民遭遇垄断时

冷海

有一次,到国内某家通信公司交手机费。轮到我时,报上姓名,只见面向顾客的电脑屏幕上打出了我的基本资料。姓名:冷海 性别:不详 我不禁莞尔,开了一句玩笑:“小姑娘,怎么是性别不详啊,胡子一大把嘛!”

交完了我的话费,又将妻子的名字报上去。妻子的名字是典型的民族化女性符号:淑瑛。 我想这一次应该确切无疑了吧。定睛一看,赫然是:性别:男。 我真的生气了,“这是怎么搞得,这也太不拿人当回事了吧?给改过来吧。” 服务生不紧不慢的答道:“要拿着身份证到当时买手机卡的营业处办理。” “当时可都是拿身份证买的卡”,没有回答。

在回家的路上,我的情绪很低落——这就是垄断。当公民遭遇垄断时,你的性别男可以变成女;女可以变成男;还可以变成不详。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