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雪

關山列

2007/3/18

明州的天氣以冰雪著名。但是在全球氣候變化的宏觀中,明州也纖露出其特有的微調。沒覺得有多少冰雪,盡然又是盎然春意。

三月十五日,雙城地區晴好多雲。我驅車行馳在94號州際公路上,舒心觀賞著窗外飛快划過的街景。

鱗次櫛比的城市建築,羅曼乃司克四方模塊,東正教的圓頂,哥德式的尖頂,流露出雙城自足的男性氣質;迎春初萌的樹木,繁忙飛馳的車輛,迎面而至,又匆匆而去,留下像明州姑娘般健美開朗回目的遺韻。

解凍了的密西西比,蕩滌了去冬的污垢,早早地用她母親式的搖籃曲告之了春的蒞臨。

春日的功勞是纖而易見的,無論氣候發生什麼變化,他總是一如既往,送來歡樂,光明和溫情。

車行至當林路出口,天氣驟變,變得奇異。天混地暗,暗得宛如夏天的暴風雨前夕,暗得車輛都亮起了前燈;但,沒有看到常理中的大雨頄盆而至;卻看到,鵝毛大雪紛揚而至;昏暗的天空和地面是“黑”呼呼的,大片的雪花是“白”花花的;黑得更黑,白得更白,視覺反差;大約高空寒冷,而地面卻留著春日的餘溫,白雪躅地即融;氣溫反差。

下得高速公路,來到莫根路,大雪還在紛揚;雨括器不得不來來回回忙著清除檔風玻利上一層簿簿的積雪。沒料到,在整個天氣變化中,春日盡然沒有離開:他在地平線那邊,笑咪咪,甜媚媚地俯視著。他周圍的天是碧藍的,雲彩都鑲著金邊,嫣然是仙景,仙境。

雪還在下,頭頂的雲層還在;但地平線那邊已是春日籃天。

這宇,宙,世,界,如此宏大,在我們有限的視角中,容下了共存的春日和冰雪。

明州的氣候,作為全球氣候變化的一角,也變得異常綺麗。



(配圖)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