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鸽子、猫

關卉

外婆、鸽子、猫
ーーー記念外婆逝世9周年
關卉
  与外婆一起的那段日子,记忆里除了她深爱的鸽子漫天飞,还有那只总依赖着旧沙发的猫儿;那时候的我总是匆匆经过它的身边,背着沉重的书包与沉重的心情;游荡在三个总是不开心兼不太喜欢猫兼忙碌不停的人与一个总是快乐着兼喜爱猫兼每天与之陪伴的人之间,猫儿就这样活着。
 当太阳想要升起时从自己的纸箱跳出,蹲在外婆的床前,细细呼唤她,当我烦恼地为了又一天高中学习的开始而在厨房里乒乓作响时,它已在享受她为它准备的早餐,看也不看一眼总是因为为了多睡一分钟而往往吃不上早饭的我;
  当万家灯火,小小的电视在小小的客厅闪烁时,蜷缩在她的脚边,瞪着惊讶的眼睛,和她一起目不转睛地为剧中人的命运感叹,对于因为繁重的课业而无法悠闲看电视的我对它的愤愤只是摇摇尾巴;
  当夜已深,只剩为了读书的台灯灯光时,开始了自己的游戏,点亮了眼睛,追逐另一种小小的灰色的动物,千疮百孔的沙发成了乐园,偶尔从某个洞中伸出脑袋瞥一眼因为被它吵闹而看不进书其实也许本来就看不进书的昏昏欲睡站在沙发前懊恼的我;
  每个难得的星期天的下午,不管是阳光的多云的下雨的总在我心里晴朗的难得可以小憩的美丽的下午时,也高兴着从她的屋里她的脚边她的温柔眼光里跳到我的屋里我的脚边我的难得开心眼光里,就算是白日也瞪圆棕色杏眼,努力跳起试图抓住一直系在她门上的红丝线一端的(居然记不起那是什么了,,,),或是痴痴对着墙上那对猫儿的画历发呆着其实是随着岁月变化而变化的它们的生活,不时傻傻盯着因为看着它而忍俊不禁的笑意溢然的我......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那电视里的还是那些,那个沙发越发旧了,那本画历黄了落了,那红线那端的东西还是抓不住;于是,走了,是和总在对面那家人屋顶柔柔看着自己,轻声呼唤自己的那只流浪的它走了,还是,,,
  没有人知道它去了哪里,寂寞更深地在漫天的鸽子也飞去的秋天,于是,走了,她也走了,,, 

  就这样子的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