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马俑

冷海

兵马俑
我控诉历史
何以让女儿的父亲
在阴冷的墓穴中
持剑站立了几千年
去不能在那起风的早晨
走过去
理顺女儿黄茸茸的头发

我控诉历史
何以让母亲的儿子
在潮湿的墓穴中
担忧了几千年
却不能在黄昏时
怀里揣着一个烧饼
回来
母亲倚门而望
望尽了残生

我控诉历史
何以让宇宙的儿子
在霉烂的墓穴中
跪伏了几千年
河流渴盼着漱洗
他们强壮的臂膀
阳光思念着抚摸
他们健美的肌肤
女人在无数个不眠的夜里
梦想着他们的阳刚

我控诉历史
以历史的名义
控诉一部绵绵延延几千年的
作俑史
我哭泣生命
以生命的名义
哭泣一切被强行赋予永生的生命
——俑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