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論漢語与漢學之三:漢學之历史地理和社会语言学

关山列

略論漢語与漢學之三


漢學之历史地理

和社会语言学


新概念社会语言学,

历时-地理语言学,

政治语言学,

和原型语言学
New Concept of Sociolinguistics,
Diachronic-Geographic Linguistics,
Political-Linguistics
and Archetypal-Linguistics



---- 和多维时报对话



中國旅美汉学學者:关山列



Guan defines global socio- and cultural- linguistic evolving pattern in 21st century exhibits as a mega-trend that subsumes “gold civilization” and “silver civilization.” The former is the symbol of capital that may include variables of finance, trade and business. The latter represents variables of indu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Gold and silver are the mainstream variable in the super-strata of the global sociolinguistic structure. The historical remaining of the blue, yellow and green cultural conflicts variables downgrade to the regional domain, in the substrata of the global sociolinguistic structure.

Guan, respectively, hypothesizes his rules of diachronic-geographic linguistics, political-linguistics, and archetypal linguistics. Guan stretches his definition of sociolinguistic variables and rules into domains of macro-economy, international politics, historical-geography, social evolution and civilization conflicts.


关把21世纪宏观社会语言学的文化变量定义为”金色文明”和”银色文明”; 前者是金融,财政和经贸等运作资本的机制; 后者是工业,科技,和网络等经济带头领域。

“金”“银”语言是21世纪宏观社会语言学上层结构的主变量;蓝色,黄色和绿色文明冲突表现为地区性和历史遗留性等宏观社会语言学下层次变量。在本文中,关分别对当前宏观语言学变量作了分析并提出了假设定理。关式宏观社会语言学包容了宏观经济,政治,历史地理,社会进化和文明冲突等领域的宏观变量分析。

关式历时地理语言学定理GG:历时地理语言学研究语言变化和地理形态的关系。GG-1: 农耕语言群方言由地域边沿作向心同化成全民普通话。GG-2:游牧语言群由出发点向相邻语言群移动,由强势语(方)言同化或替代弱势语(方)言。GG-3:海洋扩张(沿海和岛国)语言群不受地域限制;强势语(方)言同化或替代弱势语(方)言,或二合一合为洋泾浜+克里奥语或后语言或者双语化。

《大国崛起》的作者和赞助者把长达十二集的政论电视片推给了观众,也把许多历史和当前国际政治观点推销给了观众。作者们是知名人士,曾经参与过《河殇》的编写和摄制。《河殇》一片曾以蓝色和黄色文明冲突理论在八十年代给刚开放的中国知识界投入了不同的声音,起了思维多元化的某种催化作用。

十八年后,原作者之一又以世界视角,对历史和现实进行了分析和阐述。该片在友圖堡和电视台公布后, 多维网报连篇累载大篇幅公布了评论。他们讨论了世界史, 国际政治, 和汉文化与世界文化的历史情结和今日转化, 试图在世界古往今来的框架中, 以论述大小国的迁移, 从欧亚变迁中找出国际政治的规律和脉络, 视界阔, 思想活, 显示了华人知识界在中国崛起的脉搏中, 畅所由言讨论天下大事。

但是, 《大国崛起》也提出了许多与众不同的观点,作为华人汉学学者, 从史学观和历时-地理语言学方法,仅假借媒体与多维学者讨论几个史学问题。



一. 中国史 -秦始皇是第一个中国人



关式政治语言学定理 GP-1:农耕文化的统治者,无论政绩如何,推行其统治的同时,也强化了文化语言中心的凝聚力。所谓统治,统者,加强周边文化的向心力,或说加强文化中心的凝聚力和对周边文化的同化力;治者,遏制异化或离心力。 GP-2:农耕文化的统治者对相邻文化的同化以和平渐进为主, 或说以加强周边文化的向心力为主。GP-3:农耕文化统治者的战争,对内,是加强同化,遏制异化;对外,是加强周边文化的向心趋向。GP-4:农耕文化的周边文化的所谓寻求独立是语言文化异化和离心。



《大国崛起》一文反映了华人文人的矛盾心理,在积极批评华人窝里斗的同时,又陷入了否定自我和历史的心态偏执,(如称,秦始皇不是中国人),不知如何偏离了河殇中所表现的爱国主义,愤世忌俗的方刚血气,把代表华夏农耕文化的黄色文明与代表欧洲沿海海外扩张的蓝色文明修改成蓝色工业文明与政治范畴的红色文明的冲突,反映了作者的某种心理矛盾状态。同时,作者又把老牌海洋大国的衰落与年轻的三D大国美国及其盟国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局部冲突看成是美国即将衰落的开始,从作者所代表的读者群的心理来看,这种解释有迎合性商业价值。但是,实事求是地说,称美国和反恐将把美国引向衰亡是一厢情愿的事。美国不到三百岁,是世界上孙之辈的年青国家;而且每年还有成千上万的新移民带来新的血液和活力。无论大国小国如何变化,世界包括中国必须面对具有超强国力的美国这个现实,不能生活在预言家的幻想中,要学会和一个超强美国打交道,并可能在和美国合作共同承担一定的世界责任的同时逐步将中国的农耕为主导的文化转换为工业科技为主导的海洋性文化。

对内否定自身民族的过去,对外不切实际地否定欧洲和美国,这两种情绪化的互为矛盾的偏激反映了某些“文化精英”走入了某种不合时宜的否定一切的心理危谷。打开国内网页,满目都是否定一切:岳飞打的不是外族人,雷锋没做多少好事,----- 欧洲突围,美国在反恐中消亡,不象是史学讨论,倒象是患幼稚病的一群在侃大山。

有些论点我们可以不屑一顾,但是有关秦始皇是不是中国人的问题上我们马虎不得。其实我们谁也没有见过秦始皇,如何有资格争论秦始皇是哪国人呢?我们都只能钻史实,查资料,摆论坛,得公论。虽然秦始皇的血统,现在时髦DNA,不好查,但是他的出生地是河北邯郸大约已获公论。据李开元<<破解秦始皇生父之谜>>一文中所引用的司马迁《史记》记叙,“秦始皇者,庄襄王子也。庄襄王为质子于赵,见吕不韦姬,悦而取之,生始皇。以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于邯郸。”秦始皇父亲是庄襄王,母亲是吕不韦的舞女赵姬,出生地是河北邯郸。如何有是不是中国人之疑呢?

秦始皇是中国的第一个皇帝,是统一中国的第一位功臣。中国之所以为中国就是这位始皇帝把七块分散的小国统一成世界上第一个超级大国。秦始皇不仅是中国人,按理说也是第一个中国人。如果钻牛角尖,秦始皇9岁前是赵国人,9-13岁是秦国人,13岁起是中国人。总的来说,秦始皇是正儿八经的第一批中国人。

如果执意把秦始皇划为西戎人,同样的逻辑在中国也否定了李白是中国人,据郭末若研究,李白出生于今吉尔吉斯的小石城,怎么说也不是中国人。欧洲各国的王室时兴王室通婚,英国祖籍都在欧洲大陆,弄得有时英王死了,接位的却是讲法语的德国人。美国总统布什和民主党凯瑞竞选总统时,媒体开玩笑,查祖籍,布什和凯瑞是远亲,同是英国人。这样谁是哪国人岂不是越讲越糊涂?

其实,《大国崛起》谈到的是地理语言学和历时语言学的一些基本问题。汉文化在形成的过程中, 周边语言文化作向心变化。 秦始皇,或者说,是秦国的军队,用武力加速了这种变化。并不断通过对汉文化的统一和汉字的规范化过程中,强化了文化中心的凝聚力, 并不断同化周边文化,使汉文化得天独厚地成为有千年文化连续性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文明系统。

汉文化,正如作者在《汉语语言学框架》中所指出的,“汉语的生成是与中国社会发展方式,历史延续息息相关的。中国社会千年的农耕史既造就了中国人对土地的依赖,和以土地为中心安居乐业的生产方式,又造就了由各居民点中心与周边不断同化的的发展过程。汉语是‘农耕语言,’而印欧语言是游牧语言和海洋语言。游牧语言和海洋语言经常可以超越地理局限,也可以强行同化与其毫不相干的语言群体,而产生多种单系(如法语),多系(如英语),和复合语言(如克里奥尔语)。而农耕语言群体从来就喜欢祖祖辈辈生活在与家族息息相关的土地上,这样就形成了由居民中心向四周同化的大大小小的成千上万方言群体。”





二. 美国不会在反恐中肢解



关式政治语言学定理GP-5:海洋文化的统治者以优势国力把强势语言文化用武装入侵和经济渗透等方式,扩展到其势力力所能及的全球任何地点。不受任何地域限制。变化规律为GG-3。

作者又企图把老牌海洋大国的衰落与年轻的三D大国美国及其盟国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局部冲突看成是美国即将衰落的开始。从作者所代表的读者群的心理来看,这种解释具有相当商业价值。但是,实事求是地说,称美国和反恐将把美国引向衰亡是一厢情愿的事。美国通过阿富汗,科索沃,伊拉克的战争,和降格成俄国的USSR直接导致的北约东扩,美国的势力范围不断扩大。美国武库的武器越来越先进,美国的航母群,核武库是绝对优势。美国在计算机,航空航天仍是世界超级大国。各国的优秀人才,留学生和移民还在不断流向美国。

美国的两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国民众对世界政局的两种趋向。两党的轮流执政,在国内,在很大的程度上满足或缓解了美国民众的抱怨和逆反;在国际问题上,两党的轮流执政,使国家政策和对外形象不断得到调整。美国的行政,立法和司法的三权分立,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相对透明,美国的社会福利制度和教育制度的不断改革和完善,使美国的民主制度有着很强的生命力。

美国及其盟国在二战后奉行的华约阵营的冷战。在北约和华约的对峙中,以北约东扩和USSR及其卫星国的分崩离析而告终。美国的超强国力,军力和经济力使美国在未来的世纪中不会衰败。

在美国及其盟国在对华约组织冷战大获全胜,中美关系不断发展的国际政治格局中,美国逐步失去了国际假想敌,使美国政治不得不重新寻找新的国际敌人来刺激军事工业的发展,凝聚美国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加强美国在盟国中的领导地位和世界警察的地位。

911事件和美国领导的反恐有成效地打击了世界中东某些势力,在世界范围内极大地伸展了美国的势力,扩展了美国的势力范围。特别是911和反恐使美国在华约崩溃后找到了增强美国民族凝聚力的国际共同敌人。反恐战争,无论伊拉克如何结局, 由于两党政治轮替和大选不断刷新美国政策,美国政治不会衰败。

无论大国小国如何变化,世界包括中国必须面对具有超强国力的美国这个现实,不能生活在预言家的幻想中,要学会和一个超强美国打交道,并可能在和美国合作共同承担一定的世界责任的同时逐步将中国的农耕为主导的文化转换为工业科技为主导的海洋性文化。中国要在21世纪的金银文化竞争中出好牌。

但是,反恐战争会引起世界各地区势力重组。世界框架会出现新构架。



三. 世界史 – 扩张是什么?



关式政治语言学定理GP:人类扩张的目的, 用政治语言学的角度来看,就是用本民族的文化和语言去同化其他民族(见GP-2,GP-5)。GP-6:游牧文化统治者仅仅在军事上(或者在遗传上)是胜利者,游牧文化最终以融入农耕文化而告终。GP-5:海洋文化的统治者以优势国力把强势语言文化用武装入侵和经济渗透等方式,扩展到其势力力所能及的全球任何地点。不受任何地域限制。GP-2:农耕文化的统治者对相邻文化的同化以和平渐进为主, 或说以加强周边文化的向心力为主。



历史一词在许多欧洲语言中是”他的故事,”意思是实力超强的一方,书写了一篇又一篇胜利和征服的故事,这个故事就是历史.历史是胜利者的故事;历史是国力军力和经济力的较量的故事, 蒙古人写了驰骋东欧和亚洲大陆的故事, 罗马书写了征服欧洲和地中海的故事,英国人书写了日不落国的故事, 今日,美国又在书写海陆空和太空多元称霸的故事. 这是史学的传统理论。

但是,汉文化的复兴和和平崛起挑战了传统的世界史学,使世界各国史学家重新评价传统的史学理论。人们开始以汉文化的和平崛起为模式,在世界史和现实中寻找通例,建立新的理论架构。

笔者给明尼苏达大学提交的博士论文约干题目中, 其中一篇是:《历史或是历史群:语言学的进化还是飞跃》* 为什么是 “历史群?”意思是世界历史虽然充满着武力征服史,但是,从历时语言学的角度来看,文化的征服,同化和统治,武力不是唯一的方式。当骄横一世的蒙古铁骑踏遍东欧和中亚,征服者却在被征服的汉文化大熔炉中耐心地,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当诺曼底的法语大军浩浩荡荡征服英国时,公爵不会想到仅一百年,法语在英国变成了外国语。神圣罗马帝国是欧洲的骄傲,但是它的文化被分化,异化,语言成了除梵蒂冈教廷外没有native speakers 的死亡的语言。

欧洲和亚洲不是铁板一块。或者说,欧洲和亚洲不是矛盾的对立。欧洲和亚洲都有多种地理形态,北方草原,中部农耕,沿海渔商。广袤的北方草原孕育了爱流动,善骑射的游牧文化。内地的农耕文化表现人们祖祖辈辈定居在某块土地上,辛劳勤恳。沿海居民因渔之利,常往来于海岛,周边邻国,四海为家。各有其特点,不能一概而论。

说欧洲突围,反侵略,是对亚洲侵略的反向,等,从历史深度看,没有说服力。欧洲的发展和亚洲的发展都存在游牧和农耕文化的冲突。当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把中国四周还未同化的部落,民族称为东夷,南蛮,西戎,北狄的野蛮人时,罗马帝国也不约而和,帝国周围的民族和国家东有斯拉夫(奴隶),北有诺玛德(游牧,野蛮),东南有培根(异教徒,野蛮人),统称为芭贝廉 (野蛮人)。中国和罗马帝国看法不约而同。

亚洲和欧洲的沿海国家,民族或者是居民都是外向的,而处于地理的经济文化中心的国家,民族和居民常常是内向的。游牧民族多处于地理环境恶劣的北方,具有极大的流动性和侵略性。亚洲的游牧民族以蒙古最为突出。欧洲以日耳曼(哥特)为著名。中东的阿拉伯人也是游牧民族。当亚洲的游牧民族遭遇到欧洲的游牧民族和中东的阿拉伯人时,由于蒙古军队国家化,许多欧洲的游牧民族还处在分散部落状态,蒙古军队轻易而举就击败了处于相对分散的欧洲中东各游牧民族。

感到来自中亚蒙古军队压迫,而想到“突围”的是欧洲的游牧民族,中东的游牧民族和蒙古人合在一起,农耕民族没有想到突围,也没游牧化。生活是马背和帐篷的游牧民族凡有水有草的就是国和家,没有保卫国土和收复河山的强烈愿望。这样,中亚的蒙古人,欧洲的日耳曼人在世界各地都可以生存下去,没有很强的怀乡病(nostalgia)。 

比较一下北美的法语民族和英语民族可以看到,法国人喜欢讲”我曾记得的过去,”不忘殖民地和宗主国的关系.而美国老早把英国丢到了脑后。比较一下拉丁语系后裔的西班牙,葡萄牙,法国和日耳曼语系的英国在殖民地的表现可看出一些区别。英国人建立的澳大利亚, 新西兰, 南非, 和美国建国之初的新英格兰等十三殖民地, 都是以"游牧民族的方式” 赶尽土居人, 建立英国殖民地。相反,葡萄牙,西班牙在南美和墨西哥和土居人混杂婚居,使许多南美国家变成了混血的国度。 法国在非洲有很多殖民地,但是只有英国建立的南非有明显种族隔离的问题。

游牧民族从娘肚子出来就没有固定的土地和国界的慨念。在游牧民族的传统和思维模式中,每天都随水, 草, 而动, 不知道什么叫侵略。历史上累见不鲜的是,被游牧民族打败了的农耕民们,当侵略一缓和,又陆续回到祖祖辈辈生活的家乡。对于农耕文化来说,游牧生产方式就是侵略。从某种狭义上讲, 国土, 家乡是农耕文化的思维模式。在汉语中,国家的“国”,是四面围以长城的方块。象形和表意的文字“国”充分说明了汉文化的农耕定居和防范外侵的特点。也从另一角度镜射了汉文化各历史民族,包括外来民族,在四面是地理屏障的地理环境中,安居乐业,不断融合成汉民族的千年历史。“国”字就是同化圈的抽象化,和表意化。

处于地理的经济文化中心的国家,民族和居民常常是内向的。希腊人罗马人虽然充满着众神征战的故事但是按其征战方式与亚洲中国各朝代比较,其实也没有走多远,在地理范围的容许下,用征战去同化周边民族,属于农耕方式。凯撒到了英伦三岛不几年,不战而退很快就回到欧洲大陆。希腊人创造了欧洲最美的文化,但是迄今希腊人还没有突围的想法。

欧洲走向世界有两种不同的状况: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 作为沿海国家,在造船业发达之后,开始真的是带着探险(expedition)的目的。 后来,在与其他欧洲国家的竞争和战争中,在本国工业资本发达起来后,萌发了开发侵占新世界的贪婪。 如果这些国家没有从罗马帝国中分离出来,很可能还是以农耕文化方式,以逐步吞噬(同化)相邻邻国为扩张方式,共享欧洲大国的梦想。

第二种情况是英国。英国人是日尔曼人,虽然曾被拉丁民族一定程度上同化,而且从北欧斯堪的纳维亚,丹麦和德国渡海到英伦三岛后,萨克森人也从事农业,但是,由七国统一后成立的英国, 具有两个非扩张不可的特点:第一是游牧的血统;第二是岛国的孤立感。

日尔曼人原在中欧,后受蒙古人挤压西迁至斯堪迪拉维亚。最后,日尔曼人中的盎格鲁人部落,萨克森人部落和裘特人部落,三个极为相近的部落渡海去了英伦三岛

组成了英伦“战国七雄”,最后统一安居务农成为英国。但是,孤立的岛国,如果没有友好的大陆的依赖,发展是有限的。游牧的血统和有限的地域使英国梦想回到欧洲大陆。但是,罗马帝国的后裔法国象一个不可逾越的屏障,西班牙老是欺负后起的英国。英国和法国打了“百年大战”,丢失了所有在欧洲的领地。倒是当时世界一流的西班牙无敌舰队对英国自取灭亡的进攻刺激了英国的海军发展,一跃成为海洋霸主。游牧和岛国双重扩张心理使英国后来成为世界第一大国。从文化,语言来说,由于英语文化圈包含了美国,加拿大,整个澳洲,英国本土,还有印度等, 再加上世界上在空中的频道大部分都被大英文化圈占领着;21世纪的今天世界,事实上,还笼罩在大英帝国文化的阴影中。

中国北部游牧民族如蒙古的去向只有向南进入中国,向西北进入中亚和欧洲。蒙古国家化了的游牧军队对中亚欧洲的游牧部落几乎是所向无敌。但在农耕文化的汉文化面前,却钢被柔刻,慢慢消融在汉文化的大熔炉中。对于蒙古人来讲,东部和北部的冰天雪地,南方的汉文化象是宇宙间的巨大黑洞,都不可逾越,只有西和西北有零散游牧部落,未成熟的小国和广阔的空间适合作蒙古人的战场和牧场,蒙古人在这些接近于蒙古地理条件和生活方式的地方才能显现出其战斗力。

类似的情况是哥特人和他们的后裔日尔曼人,同样对于在南方的罗马帝国面前显得勇猛却束手无策;在蒙古,斯拉夫的挤压下,只有不断西迁,直到英伦三岛。从这个意义上说,欧洲的游牧民族确实是被赶下了大海。后来除了德国(游牧文化的后裔)对东欧和俄国的侵犯也许可以被解释成对蒙古的反向侵略。但是欧洲的大部分国家,除了沿海的西班牙,葡萄牙,后来的法国都有侵略表现,但是这些罗马帝国的后裔的侵略方向都和蒙古人的西侵关系不大。其他的欧洲国家,一般都是相邻国家的兼并和分分合合,有不少直接经受过蒙古的侵犯,却没有惊人的“突围”和“反向侵略”表现。

只有英国人和后来的的美国人既保持了游牧民族的侵略性,又发展了岛国国民扩张的野心,把草原侵略的黄色文明延伸成海洋(或蓝天,太空)的蓝色文明。 草原的马变成了坦克和战舰,草原的鹰变成了战机和卫星。

人类扩张的目的是什么?从社会语言学的角度来看,就是用本民族的文化和语言强势去同化其他民族。英帝国用炮舰把英文化送到世界各地,西班牙早期的扩张也是用战船把西班牙语送到了美洲。汉文化用和平方式把汉文化传播到亚洲汉文化圈及世界各地。汉文化的扩张和美洲的拉丁文化的扩张一样,中国人在东南亚,在世界各地, 西班牙语的南美人在美国 – “他们就这样来了,和平地来了,慢慢成了这里文化的一部分,成了这里的一部分。”农耕文化用和平的手段达到了游牧文化用战争机器达到的同样目的。



四.宗教 – 宗教不等于侵略精神;基督教源于约旦河西岸



关式原型语言学定理GA:人类都图腾崇拜,这包括崇拜无所不能的力量,崇拜完美,崇拜英雄或神。图腾崇拜是国际语言。



人类的原始阶段都有图腾崇拜。汉文化崇拜抽象的动物-龙。龙有狮子的头,鳄鱼的嘴,马的躯干,蛇的形体,上下有鱼鳍,却生着飞禽的爪。不少国家崇拜狮子,

秃鹰,熊和大象。不少中东和地中海的国家觉得只有狮子和秃鹰合起来才有力量,崇拜有鹰翅的的飞狮。崇拜太阳,月亮和星球也是人类的共性。

不同于乔木斯基的语言共性(language universals)的研究范畴,原形语言学(archetypal -linguistics)研究人类共同的非语法语言。乔木斯基的语言共性事实上是局限于研究人类语言的转换生成语法共性。或是生理,物理,语系分类,心理共性。人类在这些方面之外,还有纯思维,意识,下意识,潜意识和无意识的语言,如感情,勇敢,爱,和对神,自然的力量和图腾的崇拜。这些人类共同的语言不知为什么被语言学家门忽略了。乔木斯基的语言通性(language universals) 为什么没有想到,如果距离,体态,面部表情,手势都是语言,人类高级思维中共同的思维语言也应是语言学研究的方向呢?在这些深层结构中,人类有比在语言表层结构中拥有更多共同的东西。

人类为什么有图腾崇拜?人类畏惧大自然的力量,火热的太阳枯死了人类赖以生存的禾苗;大风吹翻了渔船,雷电摧毁了树木,海啸,泥石流,和雪崩,火山和地震毁掉了一切。人类至今还无法控制自然带来的灾害。人类期望拥有战胜自然的力量,由崇拜想象中的最强有力的动物,天体和自然,到把这种崇拜投射到人本身,于是产生了对拥有主宰一切的高于人的人的形象,即对神的崇拜。

人类大都走过图腾崇拜,多神崇拜到单神崇拜的过程。从圣经中可以看到,基督出生在约旦河西岸的一个叫“救大”的部落。这个部落崇拜狮子和羊。狮子象征着力量,羊象征爱。这种力量和爱的统一是原型基督教的基本精神。狮子只生活在在西亚和非洲。尽管羊的形象没有被世界接受,但是,就像对基督教的接受一样,对狮子的崇拜被世界主要文化接受。

欧洲罗马和希腊是多神教,汉文化也属多神教。 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都起源于西亚。佛教起源于印度。但是,世界上只有在汉文化的范围内,几乎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都能和平共处,可见汉文化的和平融合力。汉文化是一个世界为数不多的和平农耕文化。

基督教和天主教虽然起源于古叙利亚,约旦河西岸,而且也传播到全世界。但是,由于罗马和希腊,两个主要教派的分化发生在在欧洲,而且,还发生了十字军东征和新月由对欧洲部分的占领,基督教被误解成欧洲的宗教相对于伊斯兰教被误解成中东的宗教。基督教文明事实上成了世界文明之一。

伊斯兰教的文化圈由于和蒙古人的西侵势力范围重合,或者说蒙古人对阿拉伯的占领并阪依伊斯兰教帮助伊斯兰教在蒙古统治区传播。 因此,历史地说,伊斯兰教圈也是汉文化周边文化圈。 伊斯兰也是世界文明方式之一。

当代的文艺作品塑造了不少半神半人的形象,战无不胜的英雄,腾云驾雾的好汉,无所不知的侦探,都是现代化了的人对“神”或图腾的崇拜。西班牙语的“佐罗”,英语的“超人”, 中国的功夫,都被全世界很好的理解和接受。 当人类讲原型语言时,世界各民族都能在深层结构中没有语言障碍的交流。



五. 汉字造字



关式汉语语言学定理GC:亚洲汉藏语系的变化是一个由文化中心为圆心,以周边方言按亲疏关系,或按距离,或按交通便难,组成多个同心圆的同化圈。

关式汉语语言学定理GHZ:汉字是汉文化的中心,所有的汉语形式,包括白话文,文言文,方言,土话,等,其基本结构是汉字。汉字是汉语同化同心圆的圆心。GC-1:日语和朝鲜语处于同心圆外围,且有地理距离或屏障,汉语同化程度较低。系亚洲型克里奥尔语。



汉字是汉文化的灵魂。失去汉字,汉文化不复存在。以研究语音为基础的西方语言学家很快就从英语的各种方言中提炼出“Sound Pattern of English”;印欧语言学家很容易就根据各印欧语言的辅音,元音变化特点画出了印欧语言的家族谱。但是,尽管汉语语言学家的前辈如赵元任等作了大量的汉语方言的研究工作,汉藏语系还很难有说服力地画出像印欧语系那样的家族谱。迄今为止,日本语,朝鲜语,和不少亚洲非印欧语言按西方语言学方式,还未找到有说服力的归属。

其实,不是日本语和朝鲜语是“孤儿”语,而是,亚洲汉藏语系的变化是一个由文化中心为圆心,以周边方言按亲疏关系,或按距离,或按交通便难,组成多个同心圆的同化圈。日本和朝鲜在同化圈较远的外围,其同化程度自然不够,农耕语言的变化发展和游牧海洋语言变化发展方式的不同使西方语言学家无法按印欧的方法找到他们的归属。

印欧语系没有与汉字相应的造字法。英语构词法有头字合成,加缀,粘着,反成,剪成,合成,借转混成,外来词,造字,双名词合成,外来逆成,和切成。但是都是在不违背语音的条件下构成的。汉字的构造方式被称为“六书”,即,“象形、指事、会意、形声、假借、转注”。前“四书”称为造字法;后“二书”称为用字法。象形就是描绘事物形状的造字法,用这种方法造的字称为象形字,例如“山”“日”“人”等;指事就是用象征性的符号或在象形字上加上提示符号来表示某个词的造字法,例如“刃”“闪”“男”等;会意用两个或几个偏旁合成字,把这些偏旁的意义合成新字的意义的造字法,例如“森”“休”“从”等;形声就是用由表示字义类属的偏旁和表示字音类属的偏旁组成新字的造字法,例如“围”“胜”“远” 等。

在中国文字中,犹太的犹和非洲的非字都没有贬义,就象美国的美字没有赞美的意思一样。这是名词翻译的问题。当然如果政治词令需要,中国要员访美出于友好可说,“我们中美两国没有成见,中国人民把美国叫作美丽的国度,中美的友好合作关系可追溯到二战,”等等。但是这是政治的需要。中国在冷战时期把美国叫美国佬,头脑中并没有美丽的联想;在尼克松和毛泽东握手后,美国一夜之间变成了中国留学生向往的美丽的国家。因此汉字的褒贬或本意,引申义常常是人为主观的心理投射,不是汉字本身具有的。


六.文化的不可比性 - 中世纪属于欧洲,就像汉字属于中国



关式文化语言学定理GCL:语言的特殊性在于每种语言都表现一种不可译的特定文化。

GCL-1:在承认语言的共同性的同时,不能掩盖语言的特殊性。

GCL-2:各文化诗歌的公认的不可译性揭示了各文化语言的特殊性



关山列赞同乔姆斯基的语言的通性,(即language universals)。但是,关山列提出文化非共同性即语言的特殊性理论。乔木斯基的伟大在于他找出了世界语言的共性,即共同语言架构。他的转换生成语法解释了世界上所有的语言结构的共同性。他的深层结构和表层结构说巧妙地解释了语言的转换生成特点,是对人类语言的重大发现。但是,关山列从另一角度提出问题:即,在承认语言的共同性的同时,不能掩盖语言的特殊性。

汉语是一种特殊语言。拼音文字和表意文字有很多互不相容的特点。从本质上说,拼音文字的基础是根据声音拼写,文字和声音有直接的联系。理论上说,只要会说,就会写,如英语的“yes”,法语的 “oui”,德语的“ja”, 西班牙,意大利和葡萄牙的 “si”, 俄语的 “da”, 土耳其的 “evet”,都是只要会说就会写,比较一下汉语中的“是”,不表示任何声音,没有学过汉语就不会读; 而“是”字是作为整体图像记忆的,不像拼音文字字母拼写是第一位的 (How to spell? –美国人对不会写的字会问)。所以,西方语言学家的任务是集中研究发音的变化,而汉语语言学家根本无法回避“汉字”这个只有象形和表意文字才有的特殊现象。比较一下:

* hanyu pinyin shi hanyu de fuzhu xitong.

** 汉语拼音是汉语的辅助系统。

讲拼音文字的人马上没有任何意义联想地读出第一行。 学过汉语的的能根据词群联想到意思,汉语学得很好的才能把声音,拼音和汉字挂钩。但是,对于汉语为第一语言的人来说,拼音字母只是一个辅助系统,除了偶遇生字查字典时用用,汉字作为记忆单元和汉字所表示的意思,形象和声音直接挂钩,牢牢储存在记忆中。虽然很多中国人都懂拼音和汉字,但是,看拼音要比读汉字吃力得多。

表意语言有两个互相独立又联系的系统,语音和文字。基于汉文化由周边文化向文化中心同化,汉字和话语有联系又有一定的距离。许多方言口语没有相应的文字代表。即便设法找到了替代字,全用替代字写出的东西恐怕对汉文化的大多数人来说, 就象未解码的计算机程序。

由于汉语方言“十里不同音”,虽然全汉文化的成万方言的许多词汇是没有文字可表达的,但是全汉文化每一个成员都在朝向心的方向运动,向由文字所规范的普通话运动,这样,文字不仅是书面语的基本符号,也是口语和方言唯一的铁定规范。普通话是不是汉文化的唯一标准语呢?是的。但不全是。因为事实上没有一个汉文化成员讲百分之百的普通话。经过特殊训练的话剧演员,广播员,播音员在工作时和休息时也有话语转换(style shift). 中国学英语的人都知道美国之音讲“特殊英语”。地道的普通话也是特殊汉语,我们叫它民族共同语。各地和各个历史阶段对民族共同语的名称和细微末节稍有不同,但是其基本框架是一样的。比较起来,虽然国语(national language),官话(official “spoken Chinese”)和普通话(general “spoken Chinese”)基本上是指的同一汉语民族共同语(变体variety),由于在实际语言实践中,各中心城市和特殊历史延续地区所讲的普通话在发音,词汇和句子构成上各有特点,同时,所有各普通话变体都一致向全民普通话方向作向心运动,”普通话” 一词的词面意和可能的引申意比较切中普通话所表示的内涵和外延。

必须再次强调,当谈到汉语普通话变体时,指的是普通“话”。汉字和汉字所构成的书面语在所有操汉语的汉文化成员中没有任何歧义。这就是为什么关式语言学同心圆的中心是汉字。

各种文化和语言有自己的特殊性。沙皮尔-乌夫文化语言假说认为,讲一种语言,就是讲那种文化,这是很中肯的。各文化诗歌的公认的不可译性事实上从另一角度揭示了各文化的特殊性。

许多属于文化范畴的历史概念也是不可译的。中世纪是个纯欧洲概念,不可能去在全世界去找同样的社会模式,如,罗马帝国的没落-- 中世纪宗教统治 ---文艺复兴。世界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有同样的模式。中国从来就没有被单一的单神教统治过,没有这么个历史过程。 就象欧洲人想在欧洲或者是非洲去找文化大革命一样是徒劳的。



七.文化(文明)冲突论和和平共存论



关式政治语言学GPL: 21世纪是金色文明和银色文明时代,金色是商业和金融,银色是工业和科技。 既不是红色白色对立,红色蓝色对立,也不是蓝色,黄色和绿色的对立;而是金色和银色文明的全球化。

《河殇》谈的文明冲突是黄色和蓝色文明,即大陆和海洋的冲突。而《大国崛起》又把代表海洋文明的蓝色文明改称为工业文明,而把黄色文明即大陆文明变为红色文明。这种修改事实上是把过了时的冷战意识心态的东西带入了严肃的历史史学讨论。而且如果说大陆和海洋文明的对立在逻辑上站得住脚,那么,说工业文明与红色文明的相对在逻辑上是讲不通的。

严格地来说,按历史发展,人类各个文化团或长或短或早或迟都走过原始,游牧,农耕和工业化各个阶段。由于文化发展速度不平衡,历史上出现原始,游牧,农耕和工业各个社会发展阶段同时出现的状况。就在中国同一国度,也可看见多种发展阶段共存的现象。当上海,沈阳,天津,长春成为工,商业中心时,内蒙古和新疆的部分地方还是游牧为主,而广大的内地是千年连续的农耕文化,在云南,贵州的某些地方还有比较原始的社会模式。

历史上出现的较突出的游牧民族征服大片世界,或工业发展较早较快的沿海国家以工业优势支撑的军事击败和殖民了世界不少地方,而以农耕为主的大国如中国,印度等只有受瓜分,殖民化的被动局面。这样,在历史记录上划出了工业,农耕和游牧的文明区别。《河殇》分别给农耕文明(包括游牧)和沿海文明插上了黄色和蓝色文明的标签。这在当时是可以理解的。事实上,更科学的是,以各文明发展的历史过程,把农耕文化称为绿色色文明,把游牧文化称为黄色文明,把沿海和岛国称为蓝色文明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21世纪,世界各国都发展了各自的工业,牧民们多从马背上下来务农,或办工业。农耕文明由农业工业化,农民城市季工化,和中心城市的集团工业呼应把国家经济带入了工业经济的领域。这样,由工业,农业和畜牧业等社会分工来重新划分世界文明范畴变得非常勉强。如果说,在历史上,我们可以勉强把把农耕文化称为绿色文明,把游牧文化称为黄色文明,把沿海和岛国称为蓝色文明,那么,在21世纪,工业化给世界各国带来发达和进步,我们姑且叫它“银色文明”(钢铁工业的颜色);而全球市场化事实上把世界各地的经济带上了21世纪全球发展快车,由此,世界各地飞速发展的商业和贸易可称为“金色文明” (金常常代表商业和贸易的目的和结果)。

当今世界上,蓝色,黄色和绿色文明,或者红色和白色文明,都让步于世界共同语金色和银色文明。在全球气候变暖的世界,各国走向工业化和商业化的和平竞争的21世纪,各国都抢登“银色文明”和“金色文明”的快车,走向多赢。


八.汉文化复兴圈



关式政治语言学GPL-1:21世纪的世界共同语是金色和银色文明

21世纪是汉文化复兴的机遇。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俄罗斯文化在地理上萎缩,英语文化忙于和伊斯兰文化的纠葛,造成了汉文化复兴的友好国际环境。文化复兴有内外两个方面。在大力投资全方位多媒体汉语教育同时,对内不断加强汉文化凝聚力,从加强法制和反贪反腐入手,遏制任何文化异化趋势;对外,加强对汉文化圈的战略同化投资。

发展汉文化,加强汉文化的凝聚力。发展汉文化逐步同化周边文化的传统,充分利用21世纪给中国和亚洲提供的发展空间。进一步放开,鼓励和周边国家的通婚和考虑放松出生政策相结合,随着世界气候的变化和现代技术的发展,许多周边国家的人口稀少地区将会更适合人居住。汉文化应在经济实力的基础上找回并进一步同化汉文化圈。

21世纪的世界共同语是金色和银色文明。共建和谐世界首先必须用21世纪的共同语沟通和交流。英语文化圈和汉语文化圈在21世纪共同用金色和银色的语言在国际各个领域中沟通,合作,将会为全球带来和谐。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