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蕾蕾趣事一二

合川

(一)学中文


       蕾蕾是五岁开始在美国的中文学校学习中文的。一个星期两小时的中文课, 加上在家偶尔看看中文电视连续剧,这就是她接触中文的极有限的机会了。虽然我们在家里也经常强调要讲中文,但她嘴里冒出来的常常是一串串的英文。为此我大感头痛,为她如何能学好中文担起心来。

       一天,我们母女两个正在津津有味地玩电脑游戏,我发现越玩到后面我越是手忙脚乱的,不禁自言自语道:“怎么这些球掉下来的越来越快了?”不料,蕾蕾在一旁用标准的普通话以及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词语插嘴说:“球掉下来的速度是一样的。”听到这话我愣了一下,“速度”这个词她在课本中肯定还没学到,那么一定是从我们平常的谈话中听到的。我大喜过望,一把拉住她追问:“哎,你怎么会用‘速度’这个词的?你是从哪里学来的?”“我也不知道。我就会这么用。”脸上现出既骄傲又害羞的模样。

       这样的例子时有出现。一天晚上蕾蕾自己在洗澡间洗澡,边洗边唱歌自娱。歌唱了一支又一支,毫无停下来的迹象。我实在忍不住了,走到洗澡间门口想把她叫出来。正在这时,听到有扭动门把的响声,我决定站在门口等待。突然,女儿一头水淋淋的从灯光明亮的房间中冲出,只见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立在昏暗的过道上,收脚不住,一头撞上,随之就是“啊”的一声尖叫。抬头一看,原来是妈妈!她惊吓得口不择言脱口而出:“妈妈,你怎么鬼鬼祟祟地站在这儿?吓死我了!”听到她将“鬼鬼祟祟”这个贬义词用到我身上,我不仅没觉得有什么冒犯,反而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到觉得此时将这个词语用在这里到也贴切。

       从这两件小事中我深深体会到语言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只要坚持不懈地要求孩子平时多讲多练中文,总会有成效的。

      

(二)做算术


       吃过晚饭后,在检查女儿算术作业时我发现她有一道题算错了。那是9+6=?她的得数是14。我告诉她说:“蕾蕾,你这道题的得数错了。”像大多数初学算术的小学生一样,她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会儿说:“是15。”我满意地说:“这就对了。”哪知她却不服气:“但我以前的得数和对的非常接近,是不是?”我只好耐心地对她解释:“在算术题上没有是否接近这一说,只有正确与否,哪怕得数相差0.01也是错的。”她听到我口气这么坚决,转念一想,说:“我没有问我的答案是对的还是错的,我只是问我以前的答案和正确的是不是很接近?”看着她那样不承认她以前的答案和正确的非常接近,她就誓不罢休的劲头,我只好敷衍了事地说:“是,是,是。”然后赶紧又加上一句:“不过,你以前的答案还是错的噢。”

       事后,我对女儿的这种态度百思不解:错就是错,对就是对吗,哪里还有很接近(very close)这一说的?这时脑海里闪过这样一幕:“老师说,No one is perfect,只要你尽你最大的努力就可以了。”这个丫头啊,你可千万别误解老师的一番话呀!

      

(三 )弹钢琴


       像大多数家长一样,当女儿6岁的时候,我们也送她去学钢琴。目的也和其他家长一样,不外乎陶冶性情,开发智力,学一门技能等等。虽然不期望女儿能在这方面有多大成就,但内心里总是希望孩子能做得好一些,最起码对得起在这方面所花的时间,精力以及费用。

       记得第一天去学琴,我把女儿抱上钢琴前的琴凳上正准备撤退时,她一把拉住我的手,撒娇地说:“妈妈教!”我笑着对她解释,只有钢琴老师才能教。不过,当时心里是即感动又惭愧,因为在女儿心目中,妈妈可是个全能的人啊!

       刚开始学琴时,因为孩子年纪小,理解能力和自我控制能力较差,老师要求家长一定要陪练。我只好每次和女儿一起上课听讲,回家一起学习识五线谱,练习节奏,指法,试弹新曲子。以前,自己从未有过如此的训练,可以说是个乐盲,现在每天和女儿一起学弹琴,一方面有接触音乐的享受,另一方面也有几分辛苦和无奈。而且那时孩子依赖性特大,几乎每个新曲子我都要和她一起完成,我不禁暗自嘀咕:“这到底是谁在学琴啊?是家长啊还是孩子啊?”好在老师有言在先:家长一般只陪练半年,一是孩子渐入正轨,二是做父母的也没有那个能力继续陪下去了。

       一晃两年过去了,没想到每到练琴的时间,我还是和女儿一同坐在琴前。当然,现在的我已是今非昔比了。以前,简单的曲子我还可以斗胆和女儿比上一比;现在,我只能是“君子动口不动手”了。这种做法马上引起了女儿的极大不满,所以每当我动口指出蕾蕾的一些错误时,她就会示威地说:“那你弹给我看看!”一句话使我哑口无言。

       随着女儿年龄和琴龄的增长,我也鼓励她要独立。譬如,在妈妈不在身边的情况下自己识谱,自己找节奏,自己试弹新曲子。有一次学校放假,蕾蕾和姐姐两人在家。上班时,她突然打来一个电话,声音软软的:“妈妈,我在家里好无聊啊。”我提议道:“那你就读读书?”“读了。”“做做作业?”“做了。”“看看电视?”“看了。”“自己玩儿一会儿呢?”“不想玩儿了。”“那么,自己弹弹琴吧,”我见缝插针地说。“我不想自己弹,我想要你和我一起弹。”“反正你现在也无事可做,就去弹会儿琴吧,”我劝道。“我还是不想弹。”“那只好等妈妈回去再弹了,”我放弃地说,心想这下她该满意了吧。哪知,听筒里一阵沉默,然后听到女儿轻轻地说:“妈妈,你觉得我应该弹吗?”“应该!”我肯定地说。“我必须要弹吗?”“嗯,那也不必,如果你实在不想弹的话,”我无可奈何地说。“那……,你是不是很想让我弹啊?”女儿追问道。“是啊!”“那么,我就弹吧。”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听到这,我高兴地说:“蕾蕾,你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妈妈你早点儿回来,妈妈再见!”女儿甜甜地说。

      女儿这么小就能体会父母的心事,就能顾及大人的感情,着实让我感动了一番。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