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2008,还要加把劲

徐国强


七月初出差北京。
北京是祖国的首都,2008年奥运会将在这里举行,届时举世瞩目,“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将在这里实现。出发前,心情充满盼望和憧憬,盘算着如何“白天开会、晚上出游”的计划。
机场和公共交通要加强管理
那一天,下飞机刚步入机场到达大堂,突然看见接机的人非常拥挤,不仅在出口对面的栏杆外,而且从出口两边涌进来,把出口几乎堵塞,乘客要很费劲才能走出来。而这里居然看不到机场管理人员维持秩序,这说明机场的管理不到位。08奥运会,那时有多少客人要来北京呀,国内国外,单乘飞机来的就会有几万几十万。可见,机场应该加强管理。
走出机场外,排队等的士的客人多,分几处停车上车,也显得有点乱。终于上了车,司机问到哪里,我说到朝阳区的21世纪饭店。司机说,“天!那么近,您能加一点(钱)吗?”我一楞,说,“不是打表吗?!”司机不吭声了。过一会她又埋怨说,我来机场等了四个钟头,轮到了却路途那么近,意思是太不合算了。我出发前从会议通知书里知道,机场到21世纪饭店约有20公里路,还算太近?一会儿她又打开无线对讲机,大大声与朋友聊天,说今天真倒霉,上午只做了两单生意,一单15块,一单16块,下午等了四个钟,又等到我这个“短途”客人,……。她一路唠叨,我只好一路保持沉默。
的士司机的素养不够,或者业务不熟,还表现在后来的几天里。我坐了几次的士从21世纪饭店到北京东方文化酒店,或从江苏大厦回酒店,几个司机都问东方文化酒店在哪里。其实很近,基本不用跳表,而东方文化酒店还是四星级酒店,我不太相信他们都不知道,只是太近了不太愿意罢了。我说在东大街,他们又问,那个东大街,是丰台东大街吗?最后我看了酒店的卡片后告诉他们在交道口,他们才没有话说了。
有一次下班时间乘车,塞车很严重。我对司机说,明年奥运会,要是这样塞车怎么可以呀?司机是个中年汉子,他倒胸有成竹地答道,到时放几天假就可以了,保证不会塞车。我说,也不是什么单位都能放假的。他说,政府一个命令,还不简单!
说是很轻松,可政府现在就要研究措施,多想几条办法,既可以保证国计民生不受影响,又可以把奥运会开好。城市交通是一个大问题,对国计民生影响极大,更不能专门为了奥运会才抓一下,奥运会过后又“原性不改”。不仅北京,许多城市都存在这一问题,政府应该有一个长远的规划,长治久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主要工程要抓紧
晚上“出游”了两次。一次是公司工业保护部的小孙陪我去天安门广场,整个广场灯火辉煌,雄伟壮观,旷远辽阔。虽然以前曾经多次到过这里,但每一次都给人予到了国家心脏的激动和神往。我们顺便走向人民大会堂的西面,想去参观新建的国家大剧院,但是这里却没有灯光,大剧院像一个巨型灰黑色半圆体躺在那里,外围有保安,不能走近,看不真切。
另一次是725研究所退休的高工老马陪我。我们吃过晚饭,老马说出去走走,去看看“鸟巢”。当我们来到北四环,车子在路上绕了又绕,最后来到一个工地外面。透过外面的围墙,可以看到“鸟巢”的钢筋骨架外形,颇有气势。游泳馆“水立方”也在围墙内,不能进去参观。看来整个工程还没有完成,灯光也不明亮,我们只好悻悻然往回走。
看过报纸、电视,许多重大工程正在加紧修建,还有一年时间,应该问题不大。机场、城市交通,可以加强管理,采取必要的措施和办法改善。人员可以培训,以提高服务素质。虽然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但也总算可以通过努力做到。
环境保护是最大难题
北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环境问题,空气质素问题,这却是难度最大的难题。离开北京那一天,已经早上九点半钟了,天还是灰蒙蒙的,令人烦躁、精神不振。闷热,却没有雨。通往机场的公路两旁,高大的杨树林梢也罩上一抹雾纱。稍远处的建筑物半隐在雾蔼中,模糊得像是一栋栋影子。据报道,最近北京这种见不到“青天”的日子比过去还有所增加。
要做好环境保护,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为什么?个人或小团体利益和地方保护主义作怪,阻力大得很。要有健全的法制和有效的机制,要花大把钱,出大力气,政府和群众还要有长远的眼光等等,等等,绝非容易。最近国家环保局官员指出,环保问题要和地方官员的责任和政绩挂钩,这是抓到了问题的实质上了,希望不是白说。
记得有一个旁晚,几个人在街路边散步时,突然看到有几根灯柱的下部贴着一条不太醒目的标语:“治贝仑一寸沙,还北京一片天”。我们当时还讨论了半天,认为贝仑可能是内蒙草原的一片已经沙漠化的地方。如果是这样,从源头抓起,方向正确不过,不过不知道有什么具体措施和行动,是否已经开始?
北京2008,还要加把劲呀!

徐国强 2007年7月11日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