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长”之外

徐国强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这是范文正公在《严先生祠堂记》中的最后一句话(一首歌),高度评价了东汉隐士严子陵的高风亮节,立千古文人之楷模。这句话,也成为了千古佳句。
严光,字子陵,东汉时人。他与刘秀年轻时为同学,平时“相尚以道”。后来刘秀做了皇帝,他却赶快隐姓埋名,到浙江的桐庐耕田钓鱼。刘秀认为他贤而有学问,多次请他出来做官,辅助朝廷,他坚辞不仕。他的这种不趋炎附势,不追逐名利的高尚精神,淋漓尽致地表现了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和追求个性自由的执著,近两千年来为人们所景仰和传诵。《严先生祠堂记》,高度概括和评价了他的这种可贵精神。
严子陵这种使“贪者廉,懦者立”的精神,对于我们今天这个人欲横流、金钱至上的商业社会,更加具有净化人的灵魂、升华人的品格、乃至振聋发聩的作用。
可是,“山高水长”之外,是否还有思考的空间?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近两千年来,几乎没有听说过有人批评过严子陵,或者对他的退隐不仕的行为提出过质疑。正因为如此,我才把自己关于“山高水长”之外的疑问深深埋藏在心中,迟迟没有吐出来。然而,不吐不快,最后还是觉得把它吐出来,以就教于高人贤者。
汉光武帝刘秀是一个有作为的东汉开国皇帝,他思贤若渴,宽宏大度,严光为什么不愿意出来帮助他呢?严光满肚子学问,为什么不愿意出来为社会百姓做更多更大有益的事呢?难道耕田钓鱼的清高比国家人民更有吸引力吗?
历史上更早的伯夷和叔齐,逃皇位和耻食周粟,活活饿死首阳山中,是隐士的极致。他们的行为也是受到赞扬的多,批评和疑问的少。
中国的知识分子,历来有一部分人软骨头,可以说是知识分子的劣根性和耻辱。相比之下,严光的人格就显得特别高大和富有魅力了。但是知识分子总不能都去耕田和钓鱼呀。“山高水长”,指的是精神,不能理解为行为。然而,精神和行为应该怎样才能正确的统一起来呢?
这就是“山高水长”之外了。

2007年4月30日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