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徐国强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 赣州登郁孤台怀思

到赣州旅游,郁孤台是必去的景点之一。
郁孤台位于赣州西北章江之滨的贺兰山上。因山峰隆然而立,山上林木苍茏,一亭郁然孤峙而名之。至于山为什么叫贺兰山,询之导游小姐,她想了一下说,因为赣州是客家聚居地之一,许多客家先民从北方来,往往喜欢把北方的地名带到当地。但贺兰山应该在甘肃宁夏内蒙古一带,而客家先民发端于中原,与贺兰山相去甚远。回来上网一查,有一篇文章说当年岳飞曾经奉命到赣州一带剿乱,因《满江红》里有“踏破贺兰山缺”句,因此可能与岳飞有关。这显然也是一种猜测。不管两种说法是否有理,但贺兰山的名字的确起得好,与郁孤台的历史氛围最为相衬。
郁孤台坐北朝南。我们顺着山势新砌石阶拾级而上,眼前的贺兰山仅数十米高,但在平地隆然而起,山上林木高大繁茂,郁郁葱葱。石阶中腰平台有辛弃疾全身雕像屹立。近前,只见诗人布衣斗蓬,腰佩长剑,南向迎宾。上到山顶,才发现原来还有一尊大约同样大小的诗人雕像矗立在青松翠柏之间,而面朝西北眺望,其神态与他的词《菩萨蛮》中的“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的意境相呼应。
辛弃疾(公元1140 – 1207),字幼安,号稼轩,山东历城人,是我国南宋朝著名的爱国主义诗人。他的家乡在他出生时已沦为金人统治,他在22岁时就组织义军二千多人抗金,并投入到抗金义军耿京部中。他曾经于十万军中率部取敌首级,可谓神勇,是一位文武全才的英雄。后来他回归南宋,但并没有得到重用,只任一些地方官职,且时任时贬。他文学上的最大成就是词,豪放壮烈,慷慨镗鎝,与苏轼齐名,历史上有“苏辛”之称。
据资料记载,辛弃疾一生写了六百多首词,绝大部分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对南宋上层统治集团的屈辱投降进行揭露和批判,从不同的角度反映了那个时代的历史风貌。《四库总目提要》评价他的词为:“其词慷慨纵横,有不可一世之慨;……异军特起,能于剪红刻翠之外,屹然别立一宗,迄今不废。”历史上许多诗词名家,也都对他的词评价极高。如王国维评他的《青玉案、元夕》的结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时说:“此等词皆非大词人不能道。”并把这一句作为“治学三境界”的最高意境,这是现当代文化文学史上很有名的一件事。
公元1175年,诗人35岁,到赣州任提点刑狱。在一个暮色苍茫的傍晚,他登上郁孤台。北望神州,脚下东西两侧的章江和贡江在山下汇合为赣江北去,江面浩淼。面对祖国的大好江山,诗人想起了四十多年前金兵南犯,万家墨面的惨剧;而今朝政软弱苟安,中原恢复无望,一腔热血壮志难酬,无限忧伤和悲愤,一齐注到心头,如潮涌喷发,都化作了这千古留芳的华章《菩萨蛮》。词的副题为“书江西造口壁”,造口,即现在的江西万安县皂口镇,也就是四十多年前隆祐太后仓皇逃避金兵追击,弃舟从陆的地方,正应了词的头两句:“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
郁孤台,唐时已有,时称“望阙”,有“身在江湖,心存魏阙”之意。台高三层,十七米,砖木结构建筑。进入底层正厅,中间照壁书有辛弃疾《菩萨蛮》全词,供游人吟诵怀古。二楼中壁屏风及四周,嵌满历代文人墨客登临郁孤台写的诗词条幅。中间一幅,为郭沫若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登郁孤台新赋《菩萨蛮》一首,写赣州的绿化工作成绩显著,然该词读之平平,与辛词的气魄意境,大不可同日而语也。
登上第三层,赣南首府风光尽收眼底。山下东西两侧的章江和贡江,流至台下江面已宽,正前方汇合为赣江,江面更为宽阔空濛,浩荡北去,成就了江西的母亲河。极目远眺,两岸峰峦叠嶂,苍莽接天。是啊,“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当今,神州中原,中原神州,祖国富强,人民安康。八百多年前的英雄诗人,如果来到了今天,重登郁孤台,一定会为伟大祖国的新生而欣慰自豪。也许,他也许会还有一点遗憾:那就是当他转而“东南望宝岛”时(上山半腰不是先看到一尊面南的诗人雕像吗?),那云中海上美丽的宝岛-台湾,什么时候才能回到祖国的怀抱?!

(注:写完这篇小文章,恰值辛弃疾逝世八百周年。仅以此文纪念伟大的爱国诗人并致以崇高的敬意!)

徐国强 2007年8月28日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