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洒自然、不尚雕饰

吴开晋

挥洒自然、不尚雕饰
-《昨夜西风》序
吴开晋

徐国强先生的第三部散文集(包括少量诗歌)即将出版,嘱我作序,非常高兴。国强忙于事业,可说是食不甘味,寝不安席,但却有一篇篇精致的散文写作出来。这只能是利用少有的业余时间精打细敲出来的,中间的甘苦可想而知。作为一名资深的科技工作者,那么热衷于读书写作,实在难得。记得他的第二部作品《苔花野草自风流》出版后,曾为之写了一篇短评,那部作品以评论和游记为主,体现了作者对现实世界的勇敢剖析精神和对丰富的人文、地理知识的把握。但其不足也可看出,即在写作技法诸方面的“有意为之”,似有雕凿之嫌。但这部新作,相对说来则自由挥洒,大多短小精粹,似有李白所说:“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之感。也正如郭沫若论诗时所言:好的诗是从心里流出来的,而不是“做”出来的。我想,由于作者对文学创作的执著和孜孜以求,从而使这部新作在艺术上达到了新的升华,这是值得庆贺的。
与此同时,这部作品还有几点给人印象深刻之处。
其一,即是抓住了写人记事最突出之处,寥寥几笔,就使所见之人,所感之事给人们脑中留下深深烙印。作者不求全面,不求对过程的细细描述,而是通过自己的眼睛所见,自己的心灵感悟,写出自己认为最感人之处。这在集子的第一部分“昨夜西风”中尤为明显。这一部分是写自己在参加香港文艺界活动时对一些名人的印象,既不溢美,又不为贤者讳,如同摄影时选择镜头一样,抓住某一点,道出自己的褒贬或疑问,也能引起读者的思索。
如写柏杨,先写对他的不理解(为什么专抠中国人的弱点),又写见面后听他的直言从而心胸开朗。如文中所写:“八十多岁的老人,可以做我的叔辈,我有了尊敬他的感觉。特别是他的演讲,直言中国人的弱点是[不为天下先],我们应该有敢为天下先的精神,自我反省的精神,认为旅游文化可以帮助我们民族开放思想和取得发展,我非常赞成。”几句话道出了自己认识的转化与柏杨所讲的核心。
写余秋雨,既写了他主张旅游文学不仅要有知识性的东西而且要有思想的为人称道的长处,又写了他不接受读者善意批评的弱点,这一点尤为可贵。写白桦,则通过作家讲述的几则小故事在自己内心掀起的激动着笔,夹叙夹议,娓娓道来,吸引着读者。
其他写瑞典汉学家马悦然的讲话,则生动幽默;写章诒和的讲话和举止则又严谨得体,都是很好的人物速写像。特别是写黄坤尧教授的印象记《诗酒风流、古典热肠》一篇,开头一节,简直把人物写活了:“香港中文大学文学系教授黄坤尧先生,是知名的学者、古典诗词专家。去年他去西藏旅行之前,先在西宁街头买了一瓶红酒,和两位澳门的朋友就在街上的小饭店喝开了。先是[由唇吻之亲的浅尝],继而[到深入肺腑之中的吐纳],于是[载歌载舞似的,慢慢酝酿出高原斑斓的夜色,换来了一觉酣睡。]”这就把这位诗酒风流,有才情又能豪饮的人物生动地描绘出来,令人赞叹。其他写画家陈苍草、作家刘心武、女诗人舒婷、女作家铁凝的印象记,有的色彩鲜亮,有的语言幽默,也很有耐读性。
其次,说真话、抒真情也使得作品更能打动人心。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老诗人艾青复出时,曾以《诗人必须说真话》敲响文坛。他说:“诗人必须说真话”,“人人喜欢听真话,诗人只能以他的由衷之言去摇撼人们的心。”这是针对“十年动乱”中假话连篇、不少作家言不由衷跟着极左路线跑而言的。新时期到来后,情况虽有所好转,但说假话、故作矫情的诗文仍未绝迹;近些年还有愈演愈烈之势。因此温总理在今春的作家协会代表大会上特别提出,诗人作家要讲真话、抒真情、追求真理。可见,一个“真”字何等宝贵。
国强在自己的作品中,也有不少敢于说真话、并能抒发真情怀的篇章,令人心动。前边提到的批评余秋雨不接受他人善意批评的文章是一例。又如评余华长篇小说《兄弟》的《走[窄门]的<兄弟>》一文,在肯定了这部长篇“以爱与恨、情与欲的描写为主要手段贯穿全书,深刻揭示了人性道德的沦丧”之后,也批评了书中写男主人公“李光头8岁就有性欲,14岁就步其父亲后尘在厕所里偷看女人屁股”的恶俗描写,认为这种不厌其烦地津津乐道,只能“大倒读者的胃口”,这种批评是直率的,也是确切的。
又如在《龙图腾就是龙图腾》中,在评析了《狼图腾》的优点与不足后,又对“上海某大学的几个吃饱了饭没事干的[教授]们,因为西方人认为龙是凶恶的象征,印象不好,为了迎合或消除外国人的[坏印象],提出中华民族的[龙图腾]应该改变,并要专门进行研究”一事提出批评,指出“如果这不是对历史对自身的无知,那么就是明显的洋奴哲学了”。见解深刻,语言犀利,是作者敢于说真话的表现。同时,作者针对内蒙古草原的“狼图腾”,也对书中抬高游牧民族、贬抑农耕民族的说法提出了自己的独立见解,指出这种勇于探索和反思自身民族的弱点的精神是可贵的,但是,不能以偏概全,值得商榷。另外,不能把狼性放于人性之上,“狼性,只是一种兽性,拿来作为比喻还可以,但是绝不能把狼性与人性相提并论”。这种认识既深刻,也中肯。此外,作者还对各民族的图腾崇拜做了认真分析,也很让人信服。作者一些闪烁着真知灼见的文章还有《不敢逍遥》,《“山高水长”之外》等,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再次是不少“大地游踪”的散文,除保留了《苔花野草自风流》的艺术风格外,写得更为随心所欲,真正达到了挥洒自然之境。与前书不同的是,减少了那种对历史人文背景的深入考察和长篇议论,多是一景一地的随心观感。作者信马由缰,随走随看,捉笔轻松自如,如入无人之境,令人击节称赏。
如对海南三亚108米高的观音圣像的瞻仰记叙,正题为《智慧、慈悲、祥和》,读后令我心神向往。记得去春随孩子去三亚旅游,在“天涯海角”公园已远远望见了那南山的巨大观世音菩萨像,提议去看看,但年轻人只对海滨游泳、打高尔夫球有兴趣,不愿去看;而且时值中午,老伴也感疲乏,需回宾馆休息,只好作罢,但我心中的遗憾一直保留。现在读国强的文章,似乎也补偿了我的夙愿。文章一开始就用形象又概括的语言对这尊圣像做了介绍,并指出:“南山108米海上观音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圣像,甚至比美国纽约的自由女神像还高12米。如果说,自由女神像代表了西方世界[自由、平等和追求个性解放]的思想,那么南山海上观音圣像就是东方世界[慈悲、智慧与和平]的精神象征。”说得好!但这还是叙述性语言,更为感人的是描绘那儿的景色:“眼前的巨大圣像和那远去波光粼粼的南海构成旷远神圣的风景,海天万里,佛光普照,人和自然在这里达到了高度和谐和完美的境界。人们在这里享受心灵的平静,祈祷福寿平安和世界和平。”下面作者又介绍了自己对圣像三面不同的造型设计进行了考证,也颇具知识性。
由于累年的钻研与在阅读和写作上的磨练,国强散文的语言又颇有古色古香的味道。如《百花仙子的故乡 – 河源》一文,请看其描绘万绿湖的一段文字:“泛舟湖上,一望无涯,有苍茫浩淼之感,只见近处湖水淡绿可亲,清纯无瑕,就像晶莹温润的碧玉翡翠,一直铺向远方。这绿意渐远渐浓,在阳光下鳞鳞闪耀,以致泛出灰茫茫的岚霞。远山含黛,逶迤天外。”真如一首优美的散文诗。可见,经过多年的练笔,作者的语言功力,又上层楼,值得赞许。
由于多是随笔式的信笔所写,因而写事写人时,往往凭一己之观感,对人物的内心、对事物的内蕴尚欠深入开掘。我想这与挥洒自然的笔法并不矛盾。短小的随感式的感悟,同样可以挖掘出深刻的内蕴来,我寄希望于作者的下一部新作。

2007年10月至11月
写于济南阳光舜城听云轩寓所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