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都行二则

徐国强

古都行二则

世纪之交的2000年11月,我曾经因出差来到古都西安(见拙著《香港的灯光》中《西行小记》一文)。七年过去了,古都别来无恙?
那次来时开初几天是在兴平开会,开完会自己一个人跑到西安市区来,穿行在现代和历史之中,一天时间够匆忙的了。孤独,没有熟悉的朋友,只为了完成多年的向往。
也是初冬季节,这次来也许衣服带得不够,在户外感觉有点冷。雾特别大,据电视新闻报道,北方有不少城市的航班受影响。好在我们从深圳来时航班却非常准时。
寒冷和大雾没能冲淡我心中的温情和渴望。这次我终于可以与我仰慕并神交多年的西安老诗人江河见面了。还有,由于在《招商局》任编辑的作家张鹏先生的介绍,约了陕西省文联副秘书长和谷先生,他将约会多位西安作家与我聚会交流。

江河,一位年愈古稀的诗人。他的心充满纯真,他的诗充满童真,因而深深地感染和撩动了我的心。
11月12日傍晚,江河夫妇亲自来到秦都酒店与我会面。我注意到他那已显斑白的华发,充满平静慈祥的面容和柔和慈爱的眼神。
两双手紧紧相握,手心传来他信任爱护的暖流,也传递着我喜悦激动的脉跳。
随后他请我到俗称“回民街”的一家叫“贾三灌汤包子馆”的饭店,品尝西安的特色小食,也品尝古都的街景和夜色。
饭馆入门立着一大屏风,上有整幅贾平凹的《友情》木刻,详述与贾三的友情及其对餐饮的贡献。屏风古色古香,也让饭店多了一层风雅的色彩。
虽然饭店生意不错,口味却只能说还过得去而已。
餐后在街上徜徉,在一个纪念品商店买了一个陶埙,开初吹不响,商店的小姑娘教我,居然吹响了,呜呜的还挺动听。
秦都酒店背后不远就是古城墙,不知现在晚上还有没有人在城墙上吹埙?

11月13日晚上,和谷约了多位西安作家在全聚德聚会,让我有机会结识了许多新朋友。虽然时间短促,交谈不算深,未能尽兴,但是有了开始,也就有了延续的机会。
他们谈到陕西作协新的头头贾平凹;谈了大型历史歌剧《长恨歌》,公演几十场,盛况空前;谈了不少作家曾经下海,南来北往,一道“战壕”里蹲过,很是感慨;谈了作家们的人事沧桑,曾经的委屈风霜;还有现在、未来……
座中有《延河》副主编姚逸仙先生,他中等个子,热情豪爽。我告诉他我在读大学时就曾经订阅过《延河》,印象深刻。四十年过去,今天居然在延河畔遇到《延河》,能不心动?
西安电影制片厂著名编剧、作家莫伸、竹子也参加盛会。虽然他们当年也经历了不少坎坷曲折,但是他们的许多著作、剧本获得高度评价和肯定,这就够了。如莫伸的小说《窗口》,获首届全国优秀短篇小说一等奖,他编导的电视剧《郭秀明》,受到广大观众和专家的好评,《永恒》、《头版新闻》分别获第一、二届夏衍电影剧本评委奖等。而竹子的《野山》获三大洲国际电影节大奖,第6届电影金鸡奖;《男人的风格》获第4届全国电视剧金鹰奖等。我注意到他们在提起当年的是非曲直时,基本上还是心平气和的。我想,没有了浮躁,这就是他们能够越过人生的险滩,走向文学成功的关键了。
著名作家朱文杰,是西安市诗书画研究会会长。他带来了由他任执行总编的杂志《英才》送给我。他兴致勃勃地向我和其他人介绍杂志的宗旨:宣传英才、学习英才、联络英才和推荐英才。我翻开创刊号,看见里面就有陕西著名作家陈忠实的采访报道。可惜那天晚上我一兴奋就喝多了,头晕晕的,临离开时把杂志忘在了饭店里了。
我请江河也来参加聚会,他坐在我的旁边,是聚会中最年长者。一定是看惯了春花秋月,潮起潮落,他较少发言,沉静地听大家天南海北。聚会中还有大家称为“老大”的作家子曰先生,和西安文坛后起之秀,西安《华商报》文化部的杨莹小姐。
西凰酒的烈度,让聚会不断升温。西安人的豪兴,也渐渐酝酿出古都浓浓的夜色。

徐国强 2007年11月22日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