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意

晓帆

-喜读《老年文学20年纪念文集》中陈道谟社长「散文二题」

一, 「爱得如此深」

你的执友王纬悄悄地走了。逝者如斯乎!

晴空一鹤排云, 诗情万里云霄。窗外满天星斗, 窗内灯光如昼。案头一张张相片、一迭迭信函、一本本着作, 都诉说着他对祖国的深情、对青城山的眷恋、对岷江水的情怀, 「春雨楼头八尺箫, 何时归来看江潮」。 往日重逢的欢欣, 相聚的兴奋, 顿然化成满目悲泪。

天涯怜芳草, 人间爱晚情。 万里乾坤, 百年身世, 唯有此情苦; 望断斜阳人未见, 空留杜鹃啼血红。

莫愁前路无知己, 天下谁人不识君。文笔旡界, 诗情无涯。天下诗朋文友都在读你, 写你, 为你的文彩雀跃, 祈望伫立青城山, 紧紧把夕阳拉长。

二, 「病中散记」

人称你是「灌县甘地」、「皮灯影」, 倒也维妙维肖。莫道不销魂, 洽似帘卷松风, 人比黄花瘦。九十高龄, 身骨硬朗, 声音宏亮, 瘦就是福, 福就是寿。

病榻犹读圣贤书, 众人接踵送祝福, 别是一翻深情。亲友如相问, 一片冰心到玉壶。人生柳烟知何处? 应似飞鸿踏雪泥。 尚待落墨写青山, 挥手点浪尖。

夕阳垂大地, 月涌大江流。要看青城舞松涛, 千窗放入岷江来, 桥下春波正绿, 飞鸿照影来。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948